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我和音乐(一)  

2008-11-11 20:07:13|  分类: 有所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爸教我拉过一阵小提琴,我不喜欢,因为那把琴很大,是成人用的,我几乎够不着,刚开始根本没法拉,放在膝头像拉胡琴那样拉。现在想想,那也挺搞笑的-----当时条件差是一个原因,但另一个原因也不容掩盖,那就是我老爸做什么都有点喜欢因陋就简,果真想让我拉小提琴,为什么不能去找一把大小合适的琴呢。我长大以后特别不喜欢因陋就简的事情,宁愿不做也不愿意凑合,不知道和这有没有关系。反正那时候我私心里觉得拉小提琴不好看,那该是男人干的事情,再说天天练琴也怪烦的。后来离开新疆到了崇明,那时候倒又已经明白不是只有男人才拉小提琴,但因为种种原因,就混过去没再继续了。

      但是我有一双音乐的耳朵。

      爸爸说我两岁的时候就可以跟着他拉的胡琴唱歌,他转调我也跟着转。我觉得这应该是真的-----我对音调什么的非常敏感,谁唱歌走调、音高唱得不准我立刻就听出来,就好像我总是能第一口就吃出饭菜里的异味-----别人还浑然不觉的时候。唱得最好的歌,有时候我也能听出某个音不到位,就那么一点。小时候拉琴,都是我自己调弦,以某个音为基准,其他的就都有了。

      以前我没法理解有的人:你在钢琴上弹一个音,告诉他(她)这是“哆”或者“拉”,然后你再弹其他音,他们居然听不出那是什么。后来我相信了,人的大脑差别很大,有些东西对有些人来说,永远是盲区。比如我永远没法理解机械制图-----大学里我的那个老师拿了个外形看上去就很复杂的东西,里面还曲里拐弯的,然后他说这样切一刀,那样割一下,然后要求我们画出剖面图-----我一辈子也忘不掉大学一二年级有机械制图课的那些下午,我绝望的拎着那个装了画图工具的包,从教学楼里凄凉地走出来的情景。没有一张图是我真正心中有数的,鬼才知道为什么画出来得是那样的。可是我的同学,画图干净利落的,她们选修乐理课,考试的时候老师要放一段音乐,要她们听了以后在五线谱上记下来。她们傻眼了-----就像我傻眼了-----我怎么知道那样切一刀该是什么样?! 可是听音乐记谱,调性都告诉你了,这还需要动脑筋么?这只需要带耳朵去就行了。我就带了我的耳朵去躲在隔壁教室,等她们考到这一部分的时候,我就听着,听完一遍就写下来,想法传给她们,然后我得意洋洋地完事走人了。没想到那老师放了三遍之后,又放第二段,而且,第一段间隙他走下来看到我同学写得无比正确,大为满意,第二段放完他就直接又走到她身后观看,嘿嘿,我同学后脊梁没少冒汗,回来后对我大为钦佩。还有一次,一同学学弹吉他,每次上课前都要上弦调音,看她嘴里含着校音的哨子,很费劲地弄半天,也还是没把握到底准不准。我不知道吉他的六根弦应该各是什么音,问了她,让她给我一个基准,然后很快帮她调好了弦,告诉她可以了。她半信半疑地去了,那天回来高兴地说,大家夸她那天的音调得特别准。我想我们的大脑结构肯定有不同的地方。

       在小姨妈家住的时候,姨夫有时候会听收音机里的一档外国音乐节目,我有时候跟着在旁边听,觉得好听。后来就希望天天都能准时听,时间长了,有些曲子听得很熟,我就想把它们记下来。我找了个蓝色的小笔记本,把听到的曲名记下来,特别喜欢的,为了提醒自己它的旋律,我就在下面用自己看得懂的简谱记下一些音符和节奏,看到的时候就能哼唱出来。我记了整整一本,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一些曲目的名字和旋律。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