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乱弹琴之我看《红楼梦》  

2008-11-03 16:39:29|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着也是闲着。那天和石衣说起:要是手里拿着书,一边翻一边对比着讲,倒也不麻烦----上一篇列举的那些东西不消十分钟也就讲完了,可是写下来却复杂多了,这还是在网上能找到两个版本,只需要复制粘贴下来,那也麻烦死了,费那些功夫实在不耐烦。石衣说那就一天一条好了。想想倒也不为批程本,程本不好这是没什么悬疑的了,只是平日里随便翻看《红楼梦》的时候,时不常心里也会有所动、有所评叹。这几天既然又有点目迷大观园,那就随兴所至,随意乱弹一番,说到哪里是哪里。

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这一回里面有一段描写倪二的言论,很是精彩:......贾芸心下自思: "素日倪二虽然是泼皮无赖,却因人而使,颇颇的有义侠之名.若今日不领他这情,怕他臊了,倒恐生事.不如借了他的,改日加倍还他也倒罢了."想毕笑道:"老二,你果然是个好汉,我何曾不想着你,和你张口.但只是我见你所相与交结的,都是些有胆量的有作为的人,似我们这等无能无力的你倒不理.我若和你张口,你岂肯借给我. 今日既蒙高情,我怎敢不领,回家按例写了文约过来便是了."倪二大笑道:"好会说话的人.我却听不上这话.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既把银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闲话也不必讲.既肯青目,这是十五两三钱有零的银子,便拿去治买东西.你要写什么文契,趁早把银子还我,让我放给那些有指望的人使去. "

这一段话里面,最单纯有力、掷地有声的就是这一句: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既把银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只这一句话就可知道倪二这个人是个讲原则、有逻辑的人。这世上太多的人脑子夹缠不清,说话行事全无逻辑,或者逻辑混乱-----不该算计的时候瞎算计,该计较清楚的时候脑子一团糨糊;不该算计的时候ta倒往往会拿出诸如“亲兄弟明算账”之类的教条,振振有辞;该计较清楚的时候倒又往往做“难得糊涂”状。实在前者往往只不过是没有担当,不敢信任;后者往往是自己惫懒图一时省心,或者不愿正视现实、心存侥幸。

看人家倪二,即使醉了,前面一番话照样有理有节:贾芸道: "老二,你且别气,听我告诉你这原故."说着,便把卜世仁一段事告诉了倪二. 倪二听了大怒,"要不是令舅,我便骂不出好话来,真真气死我倪二.也罢,你也不用愁烦, 我这里现有几两银子,你若用什么,只管拿去买办.但只一件,你我作了这些年的街坊,我在外头有名放帐,你却从没有和我张过口.也不知你厌恶我是个泼皮, 怕低了你的身分,也不知是你怕我难缠,利钱重?若说怕利钱重,这银子我是不要利钱的, 也不用写文约,若说怕低了你的身分,我就不敢借给你了,各自走开."一面说,一面果然从搭包里掏出一卷银子来.

要不是令舅,我便骂不出好话来”---- 可以想见倪二若被惹怒,破口大骂之时污言秽语自不在话下,此时怒则怒,但言语有度,说明他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下面一番话,更显其自尊。那倪二为什么对贾芸如此尊重?只因为他是贾家子侄么?倪二如此对他,未必只是出于对世家的尊重,想来贾芸和他做了那么些年街坊,未有什么让他倪二厌恶小看的事情。说到这里不仅要提一下:从这一回的描写来看,贾芸虽然是个有心计的人,却不是那一味贪小,心胸狭恶的人,所以后四十回里写他和王熙凤兄弟王仁合谋拐卖巧姐儿,应是胡乱篡改作者原意。继续说倪二,若惹上他这样人,照他规矩办没事,若要偷奸耍滑扯赖,那得有股子不要命的泼皮无赖劲儿,但喜欢偷奸耍滑的人多半没担当没胆量,所以赌场之类地方需的倪二这样的才镇得住场子;但你若与他道不同则不相与谋,各走各路就是,他也决不会来蝎蝎螫螫。这样的人其实好相与。

不必说,这一段程本虽然有,但精华处皆被删改,尤其是我最欣赏的那句。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