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乱弹琴  

2008-10-31 22:00:23|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有无产阶级气味的文学评论向无好感-----准确地说,一向反感。人对自己反感的东西总是很敏感的,第一时间准能发现-----我鼻子很灵,对无产阶级气味的文学评论尤其敏感,连类似气味也连带敏感。怎样算无产阶级气味的评论?在我看来,无论分析什么只为分出个好坏,这种几乎无处不在的二元对立倾向,就是“无产阶级文学评论”的气味。 我很少看文学评论,尤其是红学文章,脂砚斋评则另当别论。

就我个人来说,我无法压抑对某一类人的鄙视:这一类人听到别人提自己没读过的书,就马上搜索一下有关这本书的评论和介绍,“治学”态度认真又够勤奋的话,此人也许会多找一点材料,多比较几家观点,然后,胸有成竹地开始发表“自己”的见解,头头是道的样子。我得承认,世上有很多我没读过的书,我没读过的书远远多过我读过的,我从不觉得承认自己没读过哪本书有什么困难,对我来说煞有介事地发表我本没有的见解才是件困难又麻烦的事情,而我天生怕麻烦。假如我对哪本书感兴趣,我会想法把书找来看看,而不会先去找评论看,即使去看也不会是为看了后发表;假如我想和别人讨论某一本书,我一定是读过这本书而且很有些想法。我曾有过很天真的时期,以为谁都是这样的,尤其是看起来还不错的人。所以当别人煞有介事地发表见解-----尤其是对文学作品的见解时,我总以为是此人真正的见解,说得有模有样的时候不免也会产生钦佩之情。我得承认我钦佩过不值得钦佩的人,而且也得承认这首先是因为自己孤陋寡闻-----虽然我很无辜,虽然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发现真相,但怎样也不能掩盖我当时无知这个事实。我的这种天真就是在这样的一些遭遇后丧失了,每当发生这种事情,我感觉就很坏,但并不羞愧,我安慰自己:我钦佩的是发明这种见解、真正持有这种见解的人,而不是仅仅“知道”这种见解的人。对那个曾经骗取我钦佩的人,我只有一个感觉:鄙视(倘若此人不是那么煞有介事,而是说明这非自己原创的见解,事情将不同)。这方面,我可以很确定地像达西先生那样宣布:My good opinion once lost, is lost for ever.

说了这么多,只想说明,假如我发表了什么见解,那就是我的见解,如果之前有人有过同样见解,那也是因为我们正巧走到一条道上了;如果是别人的见解,我还不嫌麻烦找出来发表,那我会说明原因的,至少会说这是谁谁的见解。对我来说,诚实不仅仅是道德需要,更主要的是:这是最简单最少麻烦的路。我很怕麻烦,经过深刻的思考和推演,我确信从任何角度出发,诚实其实是最划算的----因为没有什么能使我确信不诚实永远不会被发现。----也许你会大胆设问:只有说实话和说谎话这两条路么?---- 不是的,大多数时候,你都可以保持沉默,什么也不说。

下面开始鄙视程本《红楼梦》:乱弹琴 - 书琴 - 书琴的博客

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仍旧理好衣裳,遂至贾母处来,胡乱吃毕了晚饭,过这边来.
袭人忙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 :"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 "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 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暂且别无话说.

 

仍旧理好衣裳,随至贾母处来,胡乱吃过晚饭,过这边来,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也含着羞悄悄的笑问道:“你为什么——”说到这里,把眼又往四下里瞧了瞧,才又问道:“那是那里流出来的?”宝玉只管红着脸不言语,袭人却只瞅着他笑。迟了一会,宝玉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说到云雨私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袭人自知贾母曾将他给了宝玉,也无可推托的,扭捏了半日,无奈何,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自此宝玉视袭人更自不同,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了。这话暂且不提。

书琴按:

程本大概觉得原作描写不够“生动”,故来个“只管红着脸不言语”,又是“袭人却只瞅着他笑”,后面又要袭人“扭捏半日,无奈何”......这真叫令人作呕。袭人固然有她奴性的一面,但其为人并无猥琐之态,但在这里却实在是被胡乱作践-----程本弊病,唯此最为可恶。

----------------------------------------------------

还是第六回:

刘姥姥道:"我也知道他的.只是许多时不走动,知道他如今是怎样. 这也说不得了,你又是个男人,又这样个嘴脸,自然去不得,我们姑娘年轻媳妇子,也难卖头卖脚的,倒还是舍着我这付老脸去碰一碰.果然有些好处,大家都有益,便是没银子来,我也到那公府侯门见一见世面,也不枉我一生."说毕,大家笑了一回.当晚计议已定.

刘老老道:“我也知道。只是许多时不走动,知道他如今是怎样?——这也说不得了!你又是个男人,这么个嘴脸,自然去不得;我们姑娘年轻的媳妇儿,也难卖头卖脚的。倒还是舍着我这副老脸去碰碰,果然有好处,大家也有益。”当晚计议已定。

 

书琴按:取舍之间,把个刘姥姥就裁减成了厚脸皮且唯利是图的粗俗村媪。
--------------------------------------------------------

继续第六回:

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 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 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

这凤姐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请蓉大爷回来呢!”贾蓉忙回来,满脸笑容的瞅着凤姐,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吃茶,出了半日神,忽然把脸一红,笑道:“罢了,你先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答应个是,抿着嘴儿一笑,方慢慢退去。

书琴按:猥琐之态毕肖----此程本之境界,与贾蓉凤姐何干?

----------------------------------------------------------------

第八回回末:

只是宦囊羞涩,那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容易拿不出来,为儿子的终身大事, 说不得东拼西凑的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 亲自带了秦钟,来代儒家拜见了. 然后听宝玉上学之日,好一同入塾.正是:
  早知日后闲争气,岂肯今朝错读书.

只是宦囊羞涩,那边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少了拿不出来。因是儿子的终身大事所关,说不得东并西凑,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带了秦钟到代儒家来拜见,然后听宝玉拣的好日子一同入塾。塾中从此闹起事来。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书琴按:此一回回目也不同: 一个是“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一个是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 ”,回末文字上的差异也是高下立见。对了,好像庚辰本回末有联句的地方,程本都给去除了,比如第五回末: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第六回末:得意浓时易接济,受恩深处胜亲朋;第十三回末: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不胜枚举。

------------------------------------------------------------

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这日伴宿之夕, 里面两班小戏并耍百戏的与亲朋堂客伴宿,尤氏犹卧于内室,一应张罗款待,独是凤姐一人周全承应.合族中虽有许多妯娌,但或有羞口的,或有羞脚的,或有不惯见人的,或有惧贵怯官的,种种之类,俱不及凤姐举止舒徐,言语慷慨,珍贵宽大,因此也不把众人放在眼里,挥霍指示,任其所为,目若无人.

这日伴宿之夕,亲朋满座,尤氏犹卧于内室,一切张罗款待,都是凤姐一人周全承应。合族中虽有许多妯娌,也有言语钝拙的,也有举止轻浮的,也有羞口羞脚不惯见人的,也有惧贵怯官的,越显得凤姐洒爽风流,典则俊雅,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了,那里还把众人放在眼里?挥霍指示,任其所为。

 

书琴按:什么“洒爽风流,典则俊雅,”---- 这叫什么话呀!还来个“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了”!另外,前面夹杂了个“也有举止轻浮的”也是莫名其妙,文气不通。而庚辰本一路下来,到“俱不及凤姐举止舒徐,言语慷慨,珍贵宽大,.....”几个词用得何其精当!凤姐的形容气度作派,如在眼前,其性格中的张扬而非轻浮也表露的淋漓尽致。要知道凤姐再泼辣再张狂,在公众场合,又是她峁足了劲儿要尽显其能树立形象的时刻,再任意挥洒,又怎会失其荣国府长媳的法度?不然也不是凤姐儿了!

 

----------------------------------------------------

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凤姐道:"嗳!往苏杭走了一趟回来,也该见些世面了,还是这么眼馋肚饱的. 你要爱他,不值什么,我去拿平儿换了他来如何?那薛老大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的,这一年来的光景,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也因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儿好还是末则,其为人行事,却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 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 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过了没半月, 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凤姐把嘴一撇,道:“哎!往苏杭走了一趟回来,也该见点世面了,还是这么眼馋肚饱的。你要爱他,不值什么,我拿平儿换了他来好不好?那薛老大也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这一年来的时候,他为香菱儿不能到手,和姑妈打了多少饥荒。姑妈看着香菱的模样儿好还是小事,因他做人行事,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差不多儿的主子姑娘还跟不上他,才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给他做了屋里人。过了没半月,也没事人一大堆了。”

 

书琴按:程本与庚辰本的一个大不同就是表情描写特多:什么“把嘴一撇”,“翻眼瞅着(第六回)”“溜瞅着眼笑道”,.......端地是喜欢挤眉弄眼!我只能找到一个理由来解释它为什么这么做:嫌原作不够生动。另外,我怀疑程本把“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改掉,乃是因为他根本不懂这什么意思。

----------------------------------------------------

第十六回末:

......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们也无益于我们. " 都判道:"放屁!俗语说的好,`天下官管天下事',自古人鬼之道却是一般,阴阳并无二理.别管他阴也罢,阳也罢,还是把他放回没有错了的."众鬼听说,只得将秦魂放回 , 哼了一声,微开双目,见宝玉在侧,乃勉强叹道:"怎么不肯早来?再迟一步也不能见了. "宝玉忙携手垂泪道:"有什么话留下两句."秦钟道:"并无别话.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说毕,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了.

依我们想来,他是阳间,我们是阴间,怕他亦无益。”那都判越发着急,吆喝起来。
  毕竟秦钟死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书琴按:第十七回开头两个本子分别如下:“话说秦钟既死,宝玉痛哭不已,李贵等好容易劝解半日方住,归时犹是凄恻哀痛. .....”,话说秦钟既死,宝玉痛哭不止,李贵等好容易劝解半日方住,归时还带馀哀。”---- 且不论这两句的文字差异,单看十六回末,程本删减原作之粗率,使得内容都不连贯了。

--------------------------------------------------------

好啦,我发现的还不止这些,但今天就到此为止。以我的耐心,怕不会再对程本有任何兴趣 ---- 除非是为批判,但我对批判这件事本身兴趣不大,除非遇到批判水平极高的,俺坐观批判,在一旁打打太平拳,帮衬着刻薄刻薄,挤眉弄眼一番,嘿嘿。乱弹琴 - 书琴 - 书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