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About Understanding  

2009-12-15 11:59:18|  分类: 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Understanding" 是个重要的词儿,我对它的重视非比寻常。牵涉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我几乎想不出比它还重要的因素了。好的理解是一种全方位的保证,简言之,让人心里有底;坏的理解能把人事引向何方,你永远不知道,简言之,压根没谱。没谱的事情偶尔也能让人惊喜,这世上有很多人喜欢惊喜,但我绝不是其中之一。我对“惊喜”这件事情的态度,可参看这篇http://sympwsq.blog.163.com/blog/static/6839466620084894521546/edit/

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奥斯汀呢,因为在她的书里,“understanding”不仅是一个重要的词儿,也是一件重要的事儿。在第十一章(one of my favorites)里,有很多精彩的对话,这些对话的精彩之处不仅在于其本身,还在于其特殊效果----当你看完全本书,知道了后面的发展,再回过来看这些对话,它们会散发出之前你看不到的光辉,你会露出第一次看的时候不会有的笑容-----If we had a good understanding about this book , about what I have said, you would smile. you shall, you must. :) 在这一章里,达西说了些话,这些话深得我心,恨不能时常拿来当作自己的用:".....I have faults enough, but they are not, I hope, of understanding. My temper I dare not vouch for. - It is I believe too little yielding - certainly too little for the convenience of the world. I cannot forget the follies and vices of others so soon as I ought, nor their offences afainst myself. My feelings are not puffed about with every attempt to move them. My temper would perhaps be called resentful. - My good opinion once lost is lost for ever." 我的毛病够多的,不过这些毛病与理解力并没有关系----至少我这么希望。至于我的性格,我可不敢自夸。我的性格太不能委曲求全,这当然是说我在处世方面太不能委曲求全地随和别人。别人的愚蠢和过错我本应该赶快忘掉,却偏偏忘不掉;人家得罪了我,我也忘不掉。说到我的一些情绪,也并不是我一打算把它们去除掉,它们就会烟消云散。我的脾气可以说是够叫人厌恶的。我对于某个人一旦没有了好感,就永远没有好感。"(这一段在王科一译文上个别词句我作了修改) 达西这番话简直傲慢之极,明摆着他丝毫不打算改正自己的可恶的缺点。但我对这段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喜欢的不得了,因为我自认为在这一点上我和他一样 ----- 所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对我来说,是否正确理解我比起是否喜欢我,前者重要得多,后者在很多时候压根无所谓。我当然不会以招人讨厌为荣,那是另一种虚荣,而且,无论如何,招人讨厌是一件应该尽可能避免的事。但讨人喜欢也决不是我人生的主要目的----甚至不能排在目的之列。我从不认为任何人只要对我示好,我就有义务也对其示好。没错,这方面我一点也不随和,除非我心里真有“好”的感觉,否则,我能做到的极限就是起码的礼貌。是的,我很可恶,但我就这样了。有些人感情很容易受伤害,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好意看的无比重,当他们对别人表示好意的时候(且不说是什么方式),他们想象自己在把最珍贵的东西给对方(如果真是他们最珍贵的,我很怀疑他们给出去的时候会不会如此大方容易)。遇到不识好歹的人(比如我),居然不总是把别人的好意看的天大,有时候甚至还不以为然,他们心里自然不高兴,会感到受伤害 ,他们和某些明星们的粉丝有相似之处,都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心。了不起的达西先生向伊丽莎白求爱的时候,不也有那种恩赐的心理么,他嘴上说着自己又怕又急,但愿伊丽莎白能接受他,心里却万无一失地认为自己准能得到满意的答复,谁知道伊丽莎白压根不领情,他当然很失望很愤怒,这时候的达西也是“容易受伤的人”,但多少有点自找。幸亏他有“good understanding”,头脑一点没有问题,所以他们能有后来的转机,这且不表。话说我发现,容易受伤的心往往也比较容易复原,所以,尽管我对受伤的心不能无动于衷,我却丝毫不打算在这点上有所改变。我这是从班纳特先生那儿学来的。在电视剧里,民兵团要开拔的时候,丽迪雅和吉蒂以及她们的妈妈纷纷表示自己的心要碎了,如果能追随他们一起去白立屯过夏天的话,她们破碎的心或许能得到些许安慰,而班纳特先生显然不打算带他们去。班纳特先生很平静、甚至不无得意地说:I am sorry to be breaking so many hearts, but I have no slightest intensions of yielding.

伊丽莎白,达西,简,彬格莱,夏洛特,他们这样的人,因为对人对事有着良好的认识和领悟能力(a good understanding) -----也许不总是即时的,但总能想明白。所以不管彼此是否喜欢,彼此是否认同,总能保持相安无事。另一些人就不同了。了不起的班纳特太太过于出众,就不拿她说事儿了,还是来说说彬格莱小姐。彬格莱小姐无疑是真心喜欢达西先生的----或许这么说更恰当:她无疑是真心想讨达西先生喜欢的。另外,她真心不喜欢伊丽莎白,这也是明白无疑的。当彬格莱小姐意识到达西先生越来越真心喜欢伊丽莎白的时候,她的两种真心-----一是讨达西先生喜欢,二是不喜欢伊丽莎白-----也越来越强烈。每个人都有表达真心的权利和自由(也有不接受或拒绝的自由),只要明白后果自负的道理就好。 彬格莱小姐当然也不例外,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她是如何表达她的真心的----她在达西专心致志写信的时候在他旁边不停地夸他字儿写的又快又整齐,自告奋勇要帮他修笔,夸他信写得又长又动人.......(很有趣,参看第10章);她对伊丽莎白的真心,则通过在达西面前不断地贬损她表现得再明白不过,当达西和伊丽莎白重逢,达西对伊丽莎白的重视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彬格莱小姐在达西面前对伊丽莎白的贬损也达到前所未及的程度。彬格莱小姐显然有很特殊的头脑,很特殊的一种理解力-----她认为贬低达西所喜欢的人能使得达西转而喜欢她,至少,她认为这样做有利于使得达西不喜欢伊丽莎白。不然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坚持不懈、变本加厉地那么做。彬格莱小姐对达西的一片真心显然没能换来令她满意的回报,我怀疑她赢得了另一种真心回报-----他真心讨厌她了。虽然真心不能换得同样真心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对彬格莱小姐来说,这依然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她的心受到伤害,这是确定无疑的。但是你能为此责怪达西么?我是不能的;责怪彬格莱小姐,似乎又有点残忍。这事儿,依我看,问题出在彬格莱小姐没有处理好她的真心和别人的真心之间的关系 ----- 她太专注于自己的真心,对别人的真心,尤其是她的目标的真心却毫不当回事(她真是有特殊的头脑),如果她肯稍微用心体察一下、研究一下、顾全一下别人的真心,她早应该看到,她的两种真心不可得兼。她要么为了维护她的第一种真心放弃第二种真心;要么为了坚持她的第二种真心放弃第一种真心,总之她得彻底放弃一种,不然大家都会很不开心,这也是真的。这世上,哪个人的心不是真的?都是真心,而且每个人都有好多真心,唯如此,为了保全某些真心,我们不得不放弃另一些真心。对彬格莱小姐来说,要她放弃两种里任何一种真心,那都是痛苦的选择。但选择总是痛苦的,谁不想样样兼得呢?

Do you understand me?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