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娇娃睡尤怒  

2009-06-05 22:01:43|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寅恪老先生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学术”,说什么都客观不带偏见,就事论事的样子,基本不带表情的。石衣为我购得他的书时怀疑我是否能读得下去 ----- 我也怀疑。不过我因为读他一个学生听他讲《元白诗笺证稿》的笔记,对他产生很大兴趣;另外,这样一个老先生花费很长时间写《柳如是别传》,也让我倍感兴趣。市面上对他的议论无非那几句车轱辘话,关于他的书无非那本《陈寅恪最后二十年》,不足为凭,对这样一个人,我宁愿去读他自己的作品。我们两交换过简短的话语:我说好像没见钱钟书对他有过什么说法,有的话我会很想知道,石衣同学说好像就有过那么一句,钱老说陈老略嫌琐碎。俺拿到《柳如是别传》后兴冲冲翻看,看了一会儿就头大的很,老先生实在有耐心,去考证的那些东西实在,实在琐细。怎么能有那么大的耐心呢?难道真如王小波为他可惜的,认为在那时候他没有更好的题目可做了?我可不这么认为。那到底为啥?待我以后看得进了再慢慢求索。

我还是翻《元白诗笺证稿》,既看八卦又能长点知识。今天看到两处让我笑的。一是说到元稹《梦游春》已被传颂千年,不免有所伪误,并举“鹦鹉饥乱鸣,娇娃睡尤怒”为例,“娇娃”二字本应作反犬旁,指的是如今所谓的“北京哈巴狗”,这样意思也顺,和上句“鹦鹉”正好也成对文。后人不求甚解,以错解错,老先生来一句:“......否则女娃何故睡时尤发怒耶?”看得我哈哈大笑,想我要是不知道,准也胡乱解:大概被鹦鹉吵着了,梦里不高兴?另外一处也逗:元稹和白居易和诗往来,其间提到心王头陀经,很重视的样子,老先生说“寅恪少时读乐天此诗,遍检佛藏,不见所谓心王头陀经者,颇以为恨。”后来等到他颇有年岁了,终于辗转见到伦敦博物院和巴黎国民图书馆所藏的经卷,结果老先生说:“......夫元白二公自许禅梵之学,叮咛反复于此二经。近日得见此二书,其浅陋鄙俚如此,则二公之佛学造诣,可以推知矣。”哈哈,陈老先生对元稹才华推崇备至,把此人考证了个底儿掉,心心念念要知道他们这么重视的“真经”到底啥样,结果大失所望,不免悻悻然。俺对这点很能“同情”。

今天还看到一句话,“词虽美而情可鄙”,又找到一个很切的表达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