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卢安克说:  

2010-01-02 23:2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已经理解,然后再去给他们说一句话,跟反感的一句话是不一样的

目的是好的,但是是空的。空的,做不了的,如果是有了目的,故意去做什么了,没有用的,没有效果,那是假的。

“想影响别人,反而影响不到。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为了影响他们,他们才不接受了”

“以前我的思考都在头脑里发生,我想到了,但我做不到。现在我不思考了,只感受,反而做到了我之前想做而做不到的,因为思考变成了生活,变成了行为。”

 

 “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像,想像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像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像”

 ““我以前考虑过很多方法,最后放弃了,方法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老师的心态,老师心态最受影响的就是那种学生该怎么样的想像,他总是想着这个,他没办法进入适合学生的心态,没办法真正去看学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很开放地看得到,没有什么想像,很自然地就会有反应,适合学生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学生很喜欢,很容易接受。”

“如果想改变中国的现状,然后带着这个目的做我做的事情,那我不用做了。幸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压在我的肩膀上的。”

“改变也不是目的?”----柴静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已发生”。

有人跟我形容过听他说话的感觉-----你以为是禅悟式的玄妙,其实背后是严整的逻辑体系,是一步步推导认识的结果。

“你原来也有过那种着急的要改变的状态,怎么就变了,就不那样了?-----柴静

“慢慢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理解了就觉得当然是这样了。

“你对现实完全没有愤怒?---- 柴静

“没有。”

“你知道还会有一种危险是,当我们彻底地理解了现实的合理性,很多人就放弃了。”---- 柴静

“那可能还是因为想到自己要改变,所以没办法了,碰到障碍了,就放弃了。我也改变不了,但也不用改变,它还是会变。”

“那我们做什么呢?”-----柴静

“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勇敢一点。”

-----------------------------------------------------------------------------------------------

今天我看柴静的日志,才知道有这么个人---- 卢安克。我觉得这个人让我更确信我相信的一些东西是对的。说了要开育儿专栏,但我其实不知道怎么说。现在我知道了----- 如果你对你的孩子有一个很明确的想象----他/她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你试图去把他/她培养成那样,你一定会失败,百分之一百。他/她绝不会长成你想象的样子。孩子不会按照你的要求去成长,孩子也不会按照你的希望去成长。你只有去尽可能了解他/她(不是看书看介绍,而是直接去观察你的孩子)、理解他/她(不是按你的想象,你的认识,而是用心听他/她告诉给你的信息),然后去反应,去适应 ---- 你放心,你的孩子决不会提无理的诉求。从一开始起,他/她的本性中没有不合理的东西,只有你去不合理地解读他/她,做出不适当的反应,才造成他/她逐渐地被扭曲,然后你觉得你的孩子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是的,也许这些问题现在都是有的,但最大的问题,根子的问题从来不在孩子,在你。所以,如果你已经觉得孩子有任何问题了,你需要矫正的,首先是自己。你改变你,你的孩子的问题就改变了。

这些不是卢克文使我懂得的,是我已经懂得的东西。我怎么懂得的?首先我对我的孩子没有过任何明确的想象,但我希望他健康快乐;其次,我相信常识相信直观远甚于任何理论,生下孩子的第二天,他就以他的方式告诉我初生婴儿一次吃30毫升奶的标准是靠不住的,两天以后他就用不同的哭声告诉我他要什么----其实他一开始就告诉我了,是我花了两天时间弄明白。后来他还告诉我很多事情,因为我把心思用在听他说而不是去看书去听任何别的专家说,所以我是最理解他的,他最信任我也就理所当然。在他的成长过程里,我从来没有被所谓的标准困扰过----我不知道几个月的小孩应该是什么样子,他的体重身高应该如何,其他又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很清楚地知道他的状态。当他吃饱喝足舒舒服服的时候,他的表情,他的一切都告诉我他很好,我从来没想过要去给他测测任何指标,也就从来没有被任何指标困扰过。我从来没觉得我的孩子到了什么时候应该会什么,我只知道他开始对什么感兴趣了,而我能够做点什么帮助他、满足他这方面的探索。很早的时候,陶宝贝就对我藏在各种面目下的企图引导他的心思一目了然,拒不受影响-----等我把企图心藏得连我自己都发觉不到的时候,某一天他会让我惊喜地发现,他正干着我已经放弃让他做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