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最近忙什么?  

2010-11-09 13:37:15|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能忙什么。一没工作二没事业,除去分内的家事,其余国事天下事,能不关心则不关心 ---- 搬到城里之后,家里连电视也没有了,谁也没觉得缺之不可,渐渐的也就忘了,这么着也挺好的---- 哎,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越少越好,不是么?以前我常听人感叹,说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出去后和人交谈,这也不知道那也不晓得,一下子感觉自己太落后了,不行啊,还是要紧跟时代。我一直对此不怎么在意,我自己心里这么说:那有什么的,我也知道不少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啊,拿我知道的和别人不知道的比,谁“落后”呢?可见先进还是落后,不能以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为凭。我发现人们对接受信息的方式不怎么挑剔,而且一般来说,人们倾向于认为接受的信息越多越好,接受信息的方式越简便、越快越好----这一点上人们倒是难能可贵地表现出极其开放的心态。但我老觉得一个人的脑容量是有限的,装了这些装不了那些,想了这个想不了那个;而且,头脑和心灵也是一种既需要保护更需要滋养的生态环境,不能什么信息都往里装,什么事儿都去花心思琢磨---- 又不是垃圾处理厂,来者不拒。我个人觉得有些事情,能不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好;不提防知道了,能不往心里去就别往心里去;没奈何记住了,能不琢磨就别琢磨----这是很难的,很多人到这一步就开始“纠结”了,没个完。所以要防患于未然,还是得从源头上管住。其实一个人需要知道的东西自会来找你的,不必钻天下地去搜寻,尤其是如今这个时代,不患知道的少,只怕知道的太多,乱。

    我的日常生活大致是这样:每天早上六点多起床,“亲自”为陶宝贝准备早餐,大概在六点五十分左右去把他叫醒,在他穿衣起床这段时间,我去泡好一壶热红茶,准备好牛奶和糖,把早餐用托盘摆在桌上(够专业吧),陶宝贝穿好衣服直接就坐下来(他早上很少洗脸),早餐内容在以下几个品种之间轮换:麦片,牛角面包,肉松和粥,不变的是总有牛奶和一个或煎或煮的鸡蛋。要说陶宝贝对品种不怎么挑剔,但是对口味有所要求,这一点,一部分是他自有的----比如麦片只认蛋奶星星,碎屑不吃,泡麦片的牛奶得够凉;还有一部分是我给“培养”出来的,比如鸡蛋,现在他对完美鸡蛋有个一句话概括(不管煎的还是煮的):蛋黄不能沾牙;比如粥,他不爱吃粥,但若是很好的白米煮出来的不稀不稠的白粥,放到温温的不烫,配上台湾肉松或者他喜欢的小菜,或者我用调好的肉末加皮蛋煮成皮蛋瘦肉粥,他也很愿意吃一碗;可见,食物如果加工得当,配料相宜,就总会有人捧场。但是吃粥的话我的工作量和难度都增加,所以一周也最多一次。陶爸因为送完他不愿来回堵车,就直接去办公室,但时间又太早,就去眉州东坡吃早餐,一来从容,二来他对那儿的早餐颇有好感,我呢,对此种安排大加肯定,因此,父子俩每人喝完一杯浓香热茶后,大约7点出头几分钟,我在门口看他们进电梯,然后把门一关,OK,从这时起一直到下午陶宝贝回家前,FREE TIME。

    如果是好天,南边客厅的阳光极好,大夫不是让我多晒太阳么?九点半以前,我就坐在那儿背对着太阳看会儿书,手边总有一壶茶饮什么的。如果有兴致,也许练一会儿箫,可时常还是气短,吹一会儿也就罢手了,多半还是看书。最近看三言二拍,果真是极摹人情世态,里面的语言有些实在生动不过,又形象诙谐,自有一番趣味。最早接触这些是小时候我翻爸爸教课的高中语文书,里面有《卖油郎独占花魁》的片断,印象里觉得挺好看的,只是不怎么懂,看过即罢。长大以后偶尔也曾翻过一下这些书,但那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好看,大概觉得尽是不相干年代的市井俚俗,内容也重复。如今,我大概自以为人生该知道的知道的尽够了,太阳底下果然没什么新鲜事;该学没学的,现在正经开始学也太晚了点,做什么也无非是打发消遣有涯之生。若看书消遣,那不如还看以前的,既然过了那么几百千年,依然还在,自有道理。现当代的作品,再过一百年,能有多少剩下?就错过也有限。 再说有像石衣同学这等热心人士,始终对“时代精神”有敏锐的感知,对热闹的现实舞台即使不满腔热情地投身进去,也总是用火热的目光注视着,我有她时不常指点些舞台上的“火花”看看,听她三言两语评点一番,也就可以啦。我已经读过的里面,《卖油郎独占花魁》、《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施润泽滩阙遇友》这几篇果然是好,义理好,文字也好,立刻就都重读了,耐人寻味;《蔡瑞虹忍辱报仇》结局很是感人,但令人叹息----不该如此的嘛;我怀疑曹雪芹说“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以致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的那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且鬟婢开口即者也之乎,非文即理。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想的就是以《王娇鸾百年长恨》为代表的那些篇章;有些比如《灌园叟晚遇仙女》、《杜子春三入长安》等,即讲故事也说教,但不可厌,读来颇可消遣;有些象《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宋小官团圆破毡笠》什么的,把些普通市井人家的人情冷暖,盘算计较,喜乐哀愁,情随境变,苦尽甘来等等,写得入情入理,真叫“活生生的现实”;《白娘子永镇雷锋塔》、《金玉奴棒打薄情郎》,名气很大,但我觉得没啥意思,显然这里面的观念和现如今相差太大了----- 现代的人看来,你是妖是怪打什么紧,要紧的是对“我”好,而且那么美貌痴情的一个,还颇带来些好处,简直求之不得,自然觉得许仙有点不够意思了,所以后来改编的,夸大白娘子的痴情和手段,删掉她给许仙惹的祸,生生把个许小官弄成个三心二意没准则的负心人,其实白娘子是个占有欲极强喜欢死缠烂打的人啊,这一点人们为什么看不到呢,真是奇怪;金玉奴呢,那个男人曾经是要害她性命的,如今打一顿跪下赔礼道歉就算过了,还与他继续相好过日子,这种宽宏大量简直非人---- 至少我认为,除非脑子真的进水了(那个男人把她推到江里去过)。

       除了看书,最近白天还有一项“主业”,看股票。股票这件事情,说起来,我给老爸老妈管的一笔小账,基本上一直在增长,虽然速度不快,但增长是硬道理啊;我自己的呢,那真是惨不忍睹----活活鳄鱼进去蜥蜴出来(当然本来也只是小鳄鱼)。这简直是个奇迹。但是,我自己心里明白,这不是奇迹,这里面是有很浅显的道理的----- 给老爸老妈管的,是绝对不能够亏的钱;给自己做,是又玩票还想尽可能多捞点。帮老爸老妈做的,有所得就落袋为安,是守成的心态,决不冒进,决不弄潮,抱着一年一季的种稻心态,偶尔得到一只撞来的兔子,立马拿回家吃了,第二天该干嘛干嘛;给自己的呢,一会儿踌躇满志,一会儿意气消沉;刚决定见好就收,眼见得红旗飘飘便又觉得此正是“直挂云帆济沧海”之时,如何能收;等到错失良机,又觉心有不甘,眼看着行情,满怀一厢情愿的希望,直到一步步日落西山,眼见得肯定是不行了,那会儿又想起一错不能再错,于是壮士断臂,非常悲壮,却忘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冬天来了春天还远么?”这些话........总而言之,做股票这件事情乃是我所有劣根性之集大成者,那些让人看不起的品质,比如患得患失,好大喜功,贪心不足,既无定见又无定则,行动即失初心,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我全有;而所有正确的原则(原则都是对的,道理谁都明白)都用在错误的时机。我由此深刻认识到,人的优秀品质和恶劣品质总和都差不多,但什么品质在哪些方面体现出来,造成千千万不同的面目。还好我做人不像做股票。最近又有行情,我本来决定再不看了,架不住一个非常好学的女友撺掇----该女友两三年前开始研究股票,今年辞掉外企高职,在家潜心研究操作,颇有心得。她踌躇满志,对我描绘了一番家庭妇女靠自己的勇气与智慧在股市搏击风浪最终满船宝贝归来的美好景象......---- 你至少把你亏的找补回来点啊!这句话击中了我,接着我想:做股票也是我做人的一部分啊,我还是正视自己比较好,应该把这也当作修炼嘛.......嗯,我这到底是从善如流呢还是意志不坚? 目前还未有定论----- 看结果而定。When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Or, there is a way, there is a will? 不管怎么说,我又下水了。目前为止,我总是对自己说的是:忍住,忍住,差不多就行了。

     今天的主业是写这篇日志,到此为止。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