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看图说话  

2010-02-23 12:44:29|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自己回想这次的旅行,不用狠想就会冒出来的一些镜头,那就想到哪里说哪里吧。

去阿尔罕布拉宫之前,我对它并没什么特别的了解-----除了知道那首著名的吉他曲《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http://mp3.163.com/m/?t=1那是小时候就听熟的。到达格拉纳达的前夜,我翻看旅游指南做预习功课,知道了些摩尔人的事情。然后第二天就去了。也许也是人很少,天气很好的原因吧,所以感觉那么好。进到桃金娘中庭的时候,我感到这真是座最优雅的宫殿。所有建筑的比例无不恰当,走廊上细长的柱子,优雅的拱形,无处不在的精致的雕饰......水池边种的是桃金娘,如果你摩挲一下那细小的叶片,手指上就会留下沁人的芬芳。两边的高墙上有雕着繁复花饰的小窗,那些住在这里的女子可以透过这些窗子看,但自己不会被看。赫内拉利费是另一组宫殿和花园,也建在小山顶上,和阿尔罕布拉相对望,走在那些轻灵的回廊上,你时时可以看到外面的天地。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喀兰巴卡(Kalambaka)的修道院。去希腊之前,我搜索到一个网站,http://www.greecetravel.com/chinese/meteora/index.htm把我们将要去的地方的资料打印了一些出来。我自己并没怎么去看,因为反正会看到实景的。而实景确实令人震撼,旅游书上说的“令人屏息”,一点也不夸张。感谢希腊的神明,在我们参观那儿的时候,给了我们所能希冀的一切。当我们参观完第二所修道院离开这个地区时,几分钟内云雾笼罩了一切,天气变阴了。而之前我们不仅有阳光、有透明的空气、有云雾,还有彩虹。我拍的最多的这所修道院是这个地区最小的一座悬崖上的修道院,导游告诉我们目前有一位修士住在那里。我们参观的第一座修道院叫Roussanou,在许多旅游介绍上都有它的照片,而我们身在其中,自然没能拍到它的全景。http://www.sacred-destinations.com/greece/meteora-roussanou-monastery 在希腊北部有另一个修道院比较多的山区,但那里不对旅游参观者开放,那里是真正为静修而设。这几天我正在读一本书,是一个叫彼尔.伯特的美国汉学家寻访中国隐士的事情,一位叫明洁的居士翻译的,翻译得很好,书名是《空谷幽兰》。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以前住在修道院的修士或者修女,就靠绳梯之类的工具运送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在希腊有件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很有些意味。雅典是我们这次希腊旅行的第一站。第一天,参观卫城的时候,刚走到神庙门口,大家正听导游介绍呢,站在我身边的陶宝贝在台基下捡到了钱----一张50欧元的纸币,对叠再对叠,躺在地上。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谁表示丢了钱,我们的地陪有点不确定是否是她的,于是告诉陶宝贝先收着,等她回车上确认之后再说。我们同车的游伴们纷纷告诉陶宝贝,如果没有人认领,他保留这钱就是“合法”的。回到车上,地陪确认那不是她的,再次告诉陶宝贝他很可以收着这钱。有人开玩笑地“祝贺”他。陶宝贝征询地看看我,我说大家说的没什么不对,你发现的,又没有人认领,那你是可以收着,不过,你打算怎么办呢?陶宝贝其实心里也很不确定。我说,平白得了一笔钱,当然挺不错的,不过......丢了这笔钱的人心里恐怕会挺难受的,肯定特不高兴,一想这个,你还能高高兴兴花这笔钱么?陶宝贝说,是啊,可是......那怎么办啊?我说:钱这个东西,虽然是很好的,不过如果不是自己正当该得的,那花起来反正是不那么顺溜,心里不舒服就没意思了,你说呢?陶宝贝同意。我说,这样吧,你在希腊得了这笔钱,你想法还是把它花在对希腊有点意义的事情上,就行了,具体怎么办你自己决定。陶宝贝表示认同。这之后,我们没有再提这件事。

喀兰巴卡(Kalambaka)是我们在希腊的最后一个目的地,那天我们参观了两所修道院,第二所有33位修女,是这个地区修女最多的一所修道院,60年代第一批来到这里(当时还是废墟)的三位修女还有一位健在。参观完毕出来时,陶宝贝告诉我他把那50 欧元捐给了这所修道院.他显得很轻松,而我感到惊讶和高兴.我觉得这样处理确实再妥善不过了。而他自己后来说有点后悔,应该捐给第一家修道院,因为那里的修女少,规模也小,游客不多,所以更需要帮助。在第一家修道院他俩只买了修女们自己养蜂收来的花蜜,这些天我正喝着呢。为表示嘉奖,我慷慨地免去了陶宝贝还欠我的两欧元债务。我们都很高兴,希腊之行圆满结束。

离开希腊回到中国,过年期间有一天我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那钱很有可能是我的,是从我的口袋里掉出来的。我一这么想,就越觉得可能,我一说出来,他俩也立刻觉得很可能-----那纸币的叠法是我经常那么做的,而且,50欧元是这次旅游期间我时不常会带在身上的纸币。那天怎么就一点也没意识到呢?也许因为前一天我把棉服口袋里的钱都挪到包里了,下意识觉得口袋里没钱,而我那天穿的是另一件外套,而我的每件外套口袋里几乎都会有点钱,这是人所共知的......但总之,在希腊的时候,我没有一刻有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念头想过那钱可能是我丢的。我想,这正是这件事最妙的地方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