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书话(有更新)  

2010-03-14 17:56:08|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套钱钟书集,其中《管锥编》是我买这套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多半看不懂,但我想知道到底有多不懂;另外,我是真的又喜欢又敬仰(喜欢在前,如果不喜欢那就根本不可能敬仰,喜欢的也未必都敬仰)钱钟书夫妇。钱钟书对出全集的态度我很欣赏,他的书我看得懂的基本都看过了,看不懂的占多数---- 我坐在书桌前,抬眼就看到对面书架上那套钱钟书集。这几年基本上我每年都会把看得懂的那些(除了《围城》)重读一遍,每次都有新体会。那些新体会里面一部分是“温故而知新”,一部分则是和我妈看电视剧一样,常看常新---- 我妈看电视剧时很投入,看得津津有味,过一段时间后你再让她看,情节故事多半又是全新的了。

     但是我发现《管锥编》我也不是完全看不懂,有时候随便翻开一本,也颇有几句能看懂的,而且还很有意思。我囫囵吞枣地读,却也有不少心会之处,有些即使谈论的原委不太明白,单看其评述也觉得很好。我每每想:要是我也能用这样的文字清晰准确地表述,该多么好!钱先生写《管锥编》用的是文言,而且要求必须用繁体字出版,其中自有深意。我的古文就中学课本那点底子-----其实根本谈不上什么底子,但即使如此,借着工具书的帮助静下心来读,依然不难体会其中的好处。与之相比,我们如今书写使用的白话文真是很糟糕的一种语言,人们的使用习惯又使它变得越来越糟糕。多少词语早已失去原本的意义,文字越来越臃肿草率,语义越来越虚浮模糊,什么也说不清楚。使用文字的人对文字越来越缺乏尊重,如此表达出来的东西又能得到多少尊重呢?

     小时候学写作文的时候老师要求准备个本子,把平时读到的好的词句摘抄下来,作为一种积累。我现在想,这真是一个学习的好办法。当你自己什么都还没有的时候,谈什么创造发挥呢?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终究不会长久。再过一千年,只要国家还存在,我们祖先留下的那些经典就还会存在,还会有人读,我相信也还会有人读得懂。可我们现在写出来的那些文字,能保留多久,值得保留多久?流行流行,流过去就完了。虽说生也有涯,但我想,如果从现在开始一点一点耐心地学习,学多少算多少,若干年后,我读古文应该不用时时查字典了吧?先人留下的宝库,至少可以比较从容地进去看看了吧?这么想,我就很有信心,觉得很高兴,仿佛那些宝库已经对我打开了似的-----其实它们从来就没锁着,只看人自己是否想进去。我就把这作为我胡乱翻看《管锥编》时的摘抄本吧,里面的内容不一定都是钱先生说的。

 語出雙關,文蘊兩意,乃詼諧之慣事,故詞章所優爲,義理亦有之。

是非之辨與彼此之別,輾轉關生。是與非各異,皆自是而非人。

蓋茍察文義,而未洞究事理,不知變不失常,一而能殊,用動體靜,故古人言天運之老生常談。

既濟吾乏,何必土產?

神之於質,猶利之於刀,形之於用,猶刀之於利。

避阱而不恤墮坑。  反唇相稽,上門罵人。

《易》之有象,以盡其意;《詩》之有比,以達其情。文之作也,可無喻乎?

拘象而死在言下

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

窮理析義,須資象喻,然而慎思明辨者有戒心焉。游詞足以埋理,綺文足以奪義,韓非所爲歎秦女之媵、楚珠之櫝也。   諸佛以種種語言、文字、譬喻爲說,鈍根處處生著。不能得意忘言,則將以詞害意,以權爲實,假喻也而認作真質,斯亦學道致知者之常幣。古之哲人有鑒於詞之足以害意也,或乃以言破之,即用文字消除文字之執,每下一語,輒反其語以破之。

是則相消不留者,亦能相持并存;哲人得意而欲忘之言、得言而欲忘之象,適供詞人之尋章摘句、含英咀華,正若此矣。茍反其道,以《詩》之喻視同《易》之象,等不離者於不即,于是持“詩無通詁”之論,作“求女思賢”之箋;忘言覓詞外之意,超象揣形上之旨;喪所懷來,而亦無所得返。以深文周內爲深識底蘊,索隱附會,穿鑿羅織;匡鼎之說詩,幾乎同管輅之射覆,絳帳之授經,甚且成烏臺之勘案。自漢以還,有以此專門名家者。

君子以爲文,百姓以爲神。   有道之世,其鬼不神。 賞罰明則行善者吉,作惡者兇,天下曉然,祈禱之事自息矣。下地有窮民則上天有財神,上帝出於人世之缺陷怨望。

故大道真宰無名而復多名。 道無心而有跡,聖人則有心亦有跡,蓋道化育而不經營故也。

“知幾”非無巴鼻之猜度,乃有朕兆而推斷,特其朕兆尚微而未著,常情遂忽而不覩;能察事象之微,識尋常所忽,斯所以爲“神”。

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    茍識其要,不在博求,一以貫之,不慮而盡矣。

道混成而自然兮,術同原而分流。思慮各殊,指歸同一。

心同理同,正緣物同理同;水性如一,故治水者之心思亦若合符契。 思辨之當然(Laws of thought) ,出於事物之必然(Laws of things),物格知至,斯所以百慮一致,殊塗同歸耳。斯賓諾莎論思想之倫次、係連與事物之倫次、係連相符維果言思想之倫次當依隨事物之倫次,皆言心之同然,本乎理之當然,而理之當然,本乎物之必然,亦即合乎物之本然也。

 -------------------------------------------------------------------------------

夫“長歌當哭”,而歌非哭也,哭者情感之天然發洩,而歌者情感之藝術表現也。“發”而能“止”,“之”而能“持”,則抒情通乎造藝,而非徒以宣洩爲快有如西人所嘲“靈魂之便溺”矣。

設有言而非志,謂之矯情;情見于聲,矯亦可識。若夫取彼素絲,織爲綺縠,或色美而材薄,或文惡而質良,唯善賈者別之。取彼歌謠,播爲音樂,或詞是而意非,或言邪而志正,唯達樂者曉之。

論其詩,不如聽其聲,聽其聲,不如察其形。

言詞可以飾偽違心,而音聲不容造作矯情,故言之誠偽,聞音可辨,知音乃所以知言。

古之歌者,皆先有詞,后有聲,故曰:‘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

-----------------------------------------------------------------------------------------------------

 

    夫“言外之意(extralocution),說詩之常,然有含蓄與寄託之辨。詩中言之而未盡,欲吐復吞,有待引申,俾能圓足,所謂“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此一事也。詩中所未嘗言,別取事物,湊泊以合,所謂“言在於此,意在於彼”,又一事也。前者順詩利導,亦即蘊於言中,後者輔詩齊行,必須求之文外。含蓄比於形之與神,寄託則類形之與影。

     蓋男女乖離,初非一律,所謂“見多情易厭,見少情易變”,亦所謂情愛之斷終,有傷食而死於過飽者,又有乏食而死於過饑者。闊別而淡忘,跡疏而心隨疏。習處而生嫌,跡密轉使心疏,常近則漸欲遠,故同牢而有異志。

     詩必取足於己,空諸依傍而詞意相宣,庶幾斐然成章;茍參之作者自陳,考之他人載筆,尚確有本事而寓微旨,則匹似名錦添花,寶器盛食,彌增佳致而滋美味。蕪詞庸響,語意不貫,而藉口寄託遙深、關係重大,名之詩史,尊以詩教,毋乃類國家不克自立而依借外力以存濟者乎?盡舍詩中所言而別求詩外之物,不屑眉睫之間而上窮碧落、下及黃泉,以冀弋獲,此可以考史,可以說教,然而非談藝之當務也。

------------------------------------------------------------------------------------------------------------------------------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