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哲学的故事  

2010-03-08 15:07:12|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多年前,我在机场买了一本《哲学的故事》,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的,黄色封面。我买这书并不是因为我对“哲学”这门学问有什么兴趣 ----- 我肯定翻了翻这本书,看到一些吸引我的段落词句,才会买下它。买下这本书之后的这些年里,我把它读过好多遍,不过除了第一遍,其他都不是一字一句读的,有些章节段落我不感兴趣,就粗粗跳过,有些段落和词句很有意思,我就在下面划了杠杠。每次翻看,看到那些划了杠杠的,总还觉得很有意思,有时候读着读着,就又重温一遍某一部分。这本书肯定对我产生过影响,就象其他我喜欢的书一样,不过具体是什么方面的影响我可说不出来 ---- 我吃的哪一顿饭滋养了我身体的哪一部分?I do not know. 一本书,里面有丰富的内容,很多有意思的话,这对我就足够啦。这些人里,我最认同斯宾诺莎。今天无意间又翻这本书,又看到那些有意思的话,抄些上来:

人数多就能产生智慧,这难道不是十足的迷信么?恰恰相反,人们聚在一起就比分散和独处时变得更愚蠢、更暴烈也更残忍。这不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么?

他失去了一些青年人的热情,却获得了思想的广阔视野;有了这种视野,每一种偏激之见都显得只是一种片面的真理;而每一个问题的许多方面交织在一起才使得真理的每一个侧面熠熠生辉。

一个人真正的美德是勇气和才智。

你们和我们一样清楚地知道,公理只有在双方势均力敌时才值得尊重。

如果世人都比较简单纯朴的话,公正也就比较简单了。

民众这么喜欢被人阿谀奉承,这么“渴望甜言蜜语”,致使诡计多端、不择手段的诌媚之徒只要自称是“人民的保护者”(或者“为人民谋福利,做人民的公仆”---书琴联想),就能登上最高权力的宝座。(请想一想罗马的历史)

法盖认为,柏拉图(从各个方面来看)的一个最大优点,就是他与康德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共产制度将人们投入令人难以忍受的密切联系和接触之中,不给隐私和个性发展留下丝毫余地,另外,它还假设人人都具有只是少数圣人才具备的耐心与合作的美德。(书琴按:后半句所提示的内容,具有中等智力的人就不会想不到,因此,要相信那些鼓吹共产制度的人不是些居心叵测的人,很难;要相信赞同那种鼓吹的人是弱智,也很难。)

......就这样,他用无人匹敌的滔滔雄辩锯断了自己赖以栖身的树枝。(书琴按----只要想象一下这情景,俺就乐不可支)

 在这样一位具有科学倾向的人心里,缺乏诗情画意是很自然的。我们不能指望亚里士多德也象戏剧家式的哲学家柏拉图那样在字里行间充满着文采风流。亚里士多德给予我们的不是用神话和形象化来体现(同时也掩盖了)哲理的文学作品,而是专门、抽象、经过筛选的科学。要是我们为了消遣去读他的书,那我们非得要书店还钱不可。

在这变化、斗争和选择的过程中,只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那就是规律。

“我们选择幸福是为了幸福本身,而不是为了别的东西;有时我们之所以选择荣誉、快乐、智慧等等,那是因为我们相信通过它们我们能够获得幸福。”

但是,中庸之道并非数学上的平均数,它并非根据两个可以计算的数字得出的准确的平均数,而是一种变量,它随着每种情况的多种因素的变化而变化,而且只有成熟、灵活的理智之人才能看得清、断得准。

反复的行动构成了现在的我们。所以,美德不是一次行为,而是一种习惯。......就像并非一次晴天或一只燕子就能构成春天一样,一个人的幸福、满足也并非一时为善而一劳永逸。

如果一个青年犯了错误,那总是因为做事太过分。对年轻人和许多比他们年龄大的人来说,困难的是不要摆脱一个极端却又陷入另一个极端,因为无论是“矫枉过正”还是别的方式,人们极易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另一个极端。

情感本身无所谓好坏,要看它所起的作用是过度还是不足,或者说是否有节制、讲和谐。情感是罪恶的本源,也是美德的本源。----- 书琴按:就像金钱本身无所谓好坏,要看是你掌握它还是被它所制;看你有了它之后如何使用

大多数人是天生的傻瓜、生就的懒汉;无论在哪种制度下,他们都将沉入社会的底层。---- 书琴按:这话真“反动”啊,但其中有一定的事实。

亚里士多德将个性、隐私和自由看得高于社会效益与权力。他不愿意把每个同龄人都称作兄弟或姐妹,也不愿把每一位长者都叫做父亲或母亲;因为如果大家都是你的兄弟,那等于谁也不是你的兄弟。----- 书琴按:这一点我和亚里士多德完全是一头的,所以我痛恨时下那些满大街泛滥的称谓。为了不显得无礼,我才忍住不说“我不是你的“姐”。

如果一个人仅有很少根据,那么他是很容易做出决定的。

民主制的基础是对平等的误解。之所以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人们认为某一方面平等了(例如在法律方面),在一切方面也就全平等了。

对亚里士多德人们很难狂热喜爱他,因为他自己很少狂热喜爱过什么事情。“如果你想让我掉眼泪,你自己就得先哭一场。”他的座右铭是:对什么也不羡慕,对什么也不惊奇。在谈论他时,我们可违背了他的座右铭。他身上没有柏拉图那种改革的热忱,那种对人类激愤的爱,正因如此我们这位伟大的理想主义者才会谴责他的同胞。亚里士多德没有他的老师那种独创的精神,飘逸迷人的魅力。但是,读过柏拉图之后再与亚里士多德那种怀疑一切的镇定自若相比,我们就会觉得还是后者对我们更有裨益。

不要强迫我们的成就等同于我们的欲望,而要降低我们的欲望使之等同于我们的成就。----书琴按:刘姥姥说的“守多大碗儿吃多大饭”,就是这意思了。

不要要求事情照你希望的那样去发生,而要尽力按事情发生的方式去希望,这样你才能顺顺当当地过下去。-----书琴按:这不免令人丧气,“顺其自然”是首要,瞅准时机也不妨“因势利导”一下,毕竟是活人嘛。

有多少我们以为不存在的东西其实却存在着呢?又有多少东西被我们过高地评价和估量了它们的价值?---- 书琴按:有必要时时提醒自己:我看到的世界不是世界的全部,我拥有的知识不是知识的全部,因此,事情很有可能不是我认为的那样。

人希望什么是真的,就会真的相信它。

一个人如果从肯定开始,就会走向怀疑。

每个人都有自己思想的根源,就像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食物一样。一个人不同寻常之处在于他消化食物并且把它们化作血和肉的方式。

一个人青年时期往往随心所欲、不知节制,这等于给自己老年借下了债。成熟要用青春来交换。---- 书琴按:不管人认不认账,老天自有它的算法。

使我们变成哲人的并不是邋遢的举止和外表,故意不注重个人的外表恰恰证明了精神的贫乏,在这种人的头脑里,真正的智慧找不到栖身之处。----书琴按:所以,最好等你成了爱因斯坦之后,再随便乱穿袜子;你不是钱钟书,所以穿鞋不可以不分左右。

上帝被描述成一个公正、仁慈的立法者和国君,仅仅是对民众微弱的理解力和不完备知识的一种迁就。其实,上帝也只能按照他本性的必然性行动,他的意志.......仅仅是指永恒的真理。

我常常感到奇怪的是,有些人总是炫耀地宣称自己信奉基督教---- 即信仰仁爱、欢乐、和平、节制和宽容,但他们与人争吵起来却好像彼此势不两立,他们每天表现出来的并不是他们宣扬的美德,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恨,这就是检验他们信仰的最公开的标准。----- 书琴按:永远只看事实。

上帝对我们人间小小的善恶根本就不关心。如果说上帝真有意志,那么,这种意志就是所有原因和所有规律的总和,而上帝的智慧,则是一切精神的总和。---- 书琴按:所以不必费心去揣测上帝的意图,老老实实过日子就可以了。

一种激情或情感本身无所谓好坏,关键要看它是增强还是削弱了我们的力量。德行和力量是一回事。一种美德就是一种行动的力量,一种能力的形式。一个人越有能力保持他的存在并获得对他有用的东西,他的德行就越大。

既然理性不要求事物违反自然,它就应该承认,每一个人都应该爱自己,并求取有利于自己的东西,以及希望获得一切能够使得他走向更完美状态的东西,他应该尽最大努力维护他的生存。道德的基础就是人类自我保存的努力,人类的幸福,就在于他有实现这一目标的力量。

悔恨是一种缺点,而不是一种美德:事后悔恨的人是加倍的不幸和双重的懦弱。

爱,而不是相互仇恨,才能克服恨;也许因为恨本身就是一种处于爱的边缘上的情感。仇恨的养料是怨怨相报。一个人如果认为他所恨的人爱他,他就很难再恨下去,因为爱也会相互回报,他的恨会自动失去力量。恨别人就是承认我们的低劣和恐惧。当我们自信可以战胜对手时,我们是不会恨他的。----书琴按:一个人如果习惯以恶意揣摩别人,就很容易滋长出恨意,究其根源,多还是因为内心懦弱、对自己的力量不自信。越懦弱越不自信,就越怕遭到伤害,越怕遭到伤害,心里就越防备,越防备就越敏感多疑,越敏感多疑就越容易受刺激。因为懦弱,所以常常受了刺激而不能及时做出必要的反应;因为没有力量,所以也无法真正大度,结果心理失去平衡,最后往往造成举动失常,使自己进退失据,不为人所接受。不为人所接受往往导致事事不容易顺意,不顺意的事情多了,心里更难平衡,别说以善意,以平常心看待人事都很难,如此往复,世上多半又会多一个什么都看不惯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