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言不易知  

2010-04-27 10:51:56|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翻书,《管锥编》2363页,看到这样一段:盖“韩亡”、“天醉”等句,既可视为谢、庾衷心之流露,因而原宥其迹;亦可视为二人行事之文饰,遂并抹杀其言。好其文乃及其人者,论心而略迹;恶其人以及其文者,据事而废言。半桃啖君,憎爱殊观;一口吐息,吹嘘异用;论固难齐,言不易知也。

       这段话解决了我的一个问题。我想我对顾城就是“据其事而恶其人,恶其人以及其文”,因此每每看人评说他的文字“纯真”,心中不免作呕,这也是“据事废言”的结果。假如我先熟悉他的文字,后来会不会因此而“略其迹”呢?这已经不得而知了。事实是我知道他的事情后感到极度厌恶,根本不想再去读他的文字了。但即使我真的喜欢他的文字,他的事情还是足够令我厌恶,最后还是会感慨于“言不易知也”!

       我以前曾在《谈艺录》里读到钱钟书这样一段话:然所言之物,可以饰伪,巨奸为忧国语,热中人作冰雪文,是也。其言之格调,则往往流露本相;狷急人之作风,不能尽变为澄澹,豪迈人之笔性,不能尽变为谨严。文如其人,在此不在彼也。......所言之物,实而可徵;言之词气,虚而难捉。世人遂多顾此而忽彼者。” 更有令我心服之语曰:“人之言行不符,未必即为“心声失真”。常有言出於至诚,而行牵于流俗。蓬随风转,沙与泥黑,执笔尚有夜气,临事遂失初心。不由衷者,岂惟言哉,行亦有之。安知此必真而彼必伪乎。见于文者,往往为与我周旋之我;见于行事者,往往为随众俯仰之我。皆真我也。......言固不足以定人,行亦未可以尽人也。区区之见,窃欲存疑。”这段话我深以为然,其中尤其是这一句:其言之格调,则往往流露本相。顾城这个人的诗歌始终不能吸引我,大概正是因为其言之格调所流露出的本相乃是一任性小儿。我对纯真的儿童非常欣赏喜爱,对童诗也不无喜爱,但我对“儿童般的成人”始终怀有戒心。一个人身心不能同步成长,总之不是件好事。不管显得如何无奈委屈,这其中总有着某种自私的偏执,故意的矫情 ---- 也就是“作”。一个儿童也许凭着神助可以有强似成人的力量,而一个成年人凭什么也不可能拥有一颗真正的童心,其所作所为也许出于至诚,但却绝不可能出于儿童的纯真。顾城所以有那样的结局,虽在意料之外,却亦在情理之中。

      怎么会扯这个人?前两天无意间看到凤凰电影台放一个台湾电影,虽然只看了片断,我判断那应该是讲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