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看图说话----埃及(二)  

2010-05-14 16:29:36|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01

       开罗是个巨大的城市,人口大约1600万。车子穿行在城市里,好多楼房看上去就像未完成的或者是待拆的一样,很破旧。贫穷与衰败毫无遮掩地铺在眼前,我自己来自一个同样有着古老文明和悠久历史的国家,一个大部分地区和人民也还很贫穷的国家。看着那些街景,我想的是,生活在这里,每天住在这些房子里的人们,和那些远道而来,对古埃及文明啧啧称奇感到不可思议因而对这个地方充满好奇的,平日里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们,他们对同样一个文明能有多少,在怎样程度上的相同感受?我想到北京的后海,胡同游,那些在外国人眼里的中国风情,在我们自己眼里到底是什么?同行的一个英国老太太,在伦敦居住,退休之余,去大学进修,专门听讲关于埃及的内容,五年前她来过埃及,这次,她的知识准备更充分一些,她说她觉得自己属于埃及。我想着,对我来说埃及是什么呢?什么也不是,但是我感到有一些熟悉,一些亲切,和一些迷惘。

      城里有著名的集贸市场,也是那种曲里拐弯的深巷,数不清的店铺连成一片,招揽顾客的人也和秀水街差不多,会说点外语,比如日语,中文,拉着你的胳膊要你进来看看。信步走着,在一条冷僻的背街,看到一个专心致志工作的老人,看到我,和善地微笑,招呼我进前去看他怎样把铜线镶嵌进盘子里,却没有招揽生意的举动。我看了,然后问是否可以拍照,老人微笑点头,于是感激地说声谢谢。往前走,身边又是一个凌乱的小铺,也是一位老人坐在里面,挺高兴地和我打招呼,我也笑,举起相机示意,老人点头,拍好了上前给他看,老人高兴地笑。我想我会记住这些。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阿斯旺在十九世纪末有了第一座水坝,英国人设计的,对费勒神庙来说,那是灾难,建筑群从此浸泡在水中多年。1960年,阿斯旺兴建新的大坝,这座大坝造就了纳瑟湖,而神庙将永远被埋在水下。但是它被拯救了,所有的建筑物被迁移到附近的一坐岛上,每块石块被编号,记下具体位置,迁移后再复原,这项工程耗费了十年。费勒神庙供奉的是伊西斯女神,她代表生命,神庙的结构有明显的不规则,列柱之间并不平行,但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据说这与生命的本质相呼应。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罗马帝国在西元初也建立一些建筑物供奉他们自己的神,这是图拉真建造的凉亭,同属于神庙建筑群。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被遗留在阿斯旺采石场的巨大的方尖碑,如果完工,它会是世上最大的一块方尖碑,但是在建造过程中,碑身出现裂缝,越来越大,所以被遗弃。难以想象,当年如果完工,人们将如何把它搬运走,但古埃及人肯定有办法。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导游半路给我们带到一个alabaster(我觉得叫雪花石比较好)加工厂,门口专门有人示范操作,然后带进大厅,全是雪花石制品,这种套路简直哪都一样,在开罗我买了莎草纸画,逛他们的市场时我抵制住了“one dollar”的诱惑,在这里我也不打算扛个石头瓶子回去,就转悠着拍了两张照片。我唯一真想买东西的一次是在此前一天,导游半路带我们到香精油加工厂,闻了好多香精油,真好啊----名牌香水也就是拿它们勾兑一下,价钱可不止十倍。可是,那天我偏就没带钱!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尼罗河上的三角帆船。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这座屹立在尼罗河岸边的老酒店,大约建于20世纪初,叫“Old Cataract”,阿加沙克里斯蒂在这里住过,不知道她是否是在酒店的大阳台上喝下午茶时,眺望着尼罗河,构思了她那个著名的故事。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神态安详的老船夫,一边观测风向一边起帆收帆,从容不迫。经过有些地方,会用简单的英语指点给我们看,多数时候,或语态安详低声和同伴说话,或者微笑注视着前方。我心想,惯看秋月春风的白发渔樵,大概就是这样子了。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阿布辛贝的拉美西斯二世大神庙以及献给他钟爱的妻子奈菲尔塔利的神庙,离现在的苏丹边境大约20公里。阿布辛贝的神庙是最广为人知的遗迹之一。看了许多巨大的遗迹之后,巨大已经不再是激动人心的主要因素了。人们现在看到的这两座神庙,是搬迁后的了。1960年代末,兴建阿斯旺大坝时,为了拯救这些遗迹,人们在比原址高出65米的地方建造了两座人工山丘,然后将神庙切割成小块,在人工山丘之间重建。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搬迁重建,所有的位置都经过精确计算。因为,依照当时的设计,一年中阳光会有两次射入内室,照在内室中四个神像上。而重建的神庙也依然保持了这个设计----日期改变了一天。
看到这些介绍的时候,我想起好多年前看过的一个电视节目,应该就是讲这件事情的。当时只在心里惊叹一下,而后也就忘了,而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了,意识到这似乎是某种重逢。离重建神庙几百米处,就是纳萨湖,多少以往的景观都已淹没在水下。一百多年前,怀着各种各样心情来此探访,曾经注视过这神庙的人有许多探险家,考古学者,建筑师,工程师,有巴伐利亚的国王,还有与摄影师同来的福楼拜......一切似乎都不同了。然而,我知道有些东西没有变,不会变。撇去所有历史的浮尘,卸去所有时空的外衣,当年建造神庙的人们与当年重建神庙的人们,有着同样的一些激情与创造。

在我看来,唯有激情与创造穿越了时空,与永恒的注视对接。

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看图说话----埃及(二)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