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乱弹---读《红楼梦诗词曲赋全解》偶感  

2010-05-18 10:18:58|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10

       在书店偶尔看到《红楼梦诗词曲赋全解》。那一架上几乎全是有关《红楼梦》的书,对这些书向来乏兴趣,正欲转身离去,忽想起宝琴那十首怀古诗,谜底到底是什么我一直不知道,据石衣说早有人解出来了,这本既然是“全解”,当应该有了。封面的红虽然有些刺目,但是内里印刷排版很清楚悦目,拿在手里翻阅起来手感很好。又有一阵没有翻《红楼梦》了,拿回去正好消闲。

      翻开书直接找宝琴那十首诗,看这里怎么说。书里注释很详尽,令我喜欢,觉得当资料看也很有价值,长知识。然后看评解,当头一句“薛宝琴常夸自己从小跟随父亲行商,足迹广,见闻多。这是可信的。不过,说《怀古绝句十首〉都是自己所亲历的地方的古迹,则未免是信口编造。”心里一咯愣,怎么是“常夸自己”,又怎么来个“信口胡编”?这样说宝琴,是何所凭?再看下去:“且不说她北至内蒙古呼和浩特,南至交趾是否可能,即如浦东寺,梅花观,本传奇作者虚构,又何从去寻找古迹呢?李纨关于“关夫子的坟多”的解说,只是替她圆谎而已。宝琴对自己幼年经历的夸耀和怀古诗总的情调比较低沉是一致的,都曲折地反映出她原先的家庭已经每况愈下了。否则,她何至于前来投靠贾府呢?......薛宝钗挑剔她妹妹做的浦东寺,梅花观二首,说是史鉴中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要她另做两首,黛玉笑她“矫揉造作”,可谓一语破的。 ”(蓝色均为引用原文)

看完这段,真是啼笑皆非。一句一句来分析:


且不说她北至内蒙古呼和浩特,南至交趾是否可能”----为何不可能?


即如浦东寺,梅花观,本传奇作者虚构,又何从去寻找古迹呢?李纨关于“关夫子的坟多”的解说,只是替她圆谎而已。”----首先宝琴为何要撒这种谎?其次,李纨那番话难道仅仅是为了替人“圆谎”而非事实么?


宝琴对自己幼年经历的夸耀和怀古诗总的情调比较低沉是一致的,都曲折地反映出她原先的家庭已经每况愈下了,否则,她何至于前来投靠贾府呢?”----试问情绪高调的怀古诗有多少?薛家今非昔比,这早已是明言的事情,何用如此“曲折”? 而且说宝琴“投靠”贾家,这又不通了,宝琴和薛蝌投亲是实,但绝非走投无路来投亲的,而且“靠”是更谈不上的,详见第四回:(薛姨妈)又私与王夫人说明:“一应日费供给一概免却,方是处常之法。”王夫人知她家不难于此,遂亦从其愿。

“薛宝钗挑剔她妹妹做的浦东寺,梅花观二首,说是史鉴中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要她另做两首,黛玉笑她“矫揉造作”,可谓一语破的。”----这位作者肯定没有读懂这一回,至少这一段。薛宝钗为何“挑剔”宝琴的诗?首先他就不懂这里的原因,不懂这个,自然也就不懂下面黛玉和李纨她们回护宝琴是为什么,更不懂黛玉的话里话。最语焉不详的是这句:“黛玉笑她“矫揉造作”,可谓一语破的。”这个“一语破的”到底“破”中了什么?作者不懂宝钗是在为宝琴“打掩护”,而黛玉则又帮着把宝钗的“打掩护”痕迹抹得干干净净,这一段分明和前面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第42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谑补馀香”,以及第45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都有照应。

     看第40回:鸳鸯又道:"左边一个`天'."黛玉道:"良辰美景奈何天." 宝钗听了,回头看着他.黛玉只顾怕罚,也不理论. 鸳鸯道:"中间锦屏'颜色俏."黛玉道:"纱窗也没有红娘报."鸳鸯道:"剩了`二六'八点齐."黛玉道:"双瞻玉座引朝仪."鸳鸯道:"凑成`篮子'好采花."黛玉道:"仙杖香挑芍药花."说完,饮了一口.

     第42回且说宝钗等吃过早饭, 又往贾母处问过安,回园至分路之处,宝钗便叫黛玉道:" 颦儿跟我来,有一句话问你."黛玉便同了宝钗,来至蘅芜苑中.进了房,宝钗便坐了笑道: "你跪下,我要审你."黛玉不解何故,因笑道:"你瞧宝丫头疯了!审问我什么?"宝钗冷笑道:"好个千金小姐!好个不出闺门的女孩儿!满嘴说的是什么?你只实说便罢. " 黛玉不解,只管发笑,心里也不免疑惑起来,口里只说:"我何曾说什么?你不过要捏我的错儿罢了.你倒说出来我听听."宝钗笑道:"你还装憨儿.昨儿行酒令你说的是什么?我竟不知那里来的."黛玉一想,方想起来昨儿失于检点,那<<牡丹亭>><<西厢记> >说了两句,不觉红了脸,便上来搂着宝钗,笑道:"好姐姐,原是我不知道随口说的.你教给我,再不说了."宝钗笑道:"我也不知道,听你说的怪生的,所以请教你."黛玉道: " 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以后再不说了."宝钗见他羞得满脸飞红,满口央告,便不肯再往下追问,因拉他坐下吃茶,款款的告诉他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 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

..........

       黛玉笑着忙央告:"好姐姐, 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众人不知话内有因,都笑道:"说的好可怜见的,连我们也软了,饶了他罢."宝钗原是和他顽,忽听他又拉扯前番说他胡看杂书的话,便不好再和他厮闹,放起他来. 黛玉笑道:"到底是姐姐,要是我,再不饶人的."

      第45回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 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我再不轻放过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劝我那些话,可知我竟自误了.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虽然燕窝易得,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每年犯这个病,f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 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耽耽,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 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宝钗道:"这样说,我也是和你一样."黛玉道:"你如何比我?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买卖地土,家里又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白住了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了.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l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

      再看这一回,第51回:众人看了,都称奇道妙.宝钗先说道:"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 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黛玉忙拦道: "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这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有见过不成?那三岁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 "探春便道:"这话正是了."李纨又道:"况且他原是到过这个地方的.这两件事虽无考,古往今来,以讹传讹,好事者竟故意的弄出这古迹来以愚人.比如那年上京的时节, 单是关夫子的坟,倒见了三四处.关夫子一生事业,皆是有据的,如何又有许多的坟?自然是后来人敬爱他生前为人,只怕从这敬爱上穿凿出来,也是有的.及至看<<广舆记> >上,不止关夫子的坟多,自古来有些名望的人,坟就不少,无考的古迹更多.如今这两首虽无考,凡说书唱戏,甚至于求的签上皆有注批,老小男女,俗语口头,人人皆知皆说的。况且又并不是看了‘西厢’‘牡丹’的词曲,怕看了邪书。这竟无妨,只管留着。”宝钗听说,方罢了。

      《红楼梦》里的姊妹,何止黛玉一个“七窍玲珑心”!都是聪明人,不然曹雪芹说: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如尽“细考”《红楼梦》的自然不乏其人,但“考”出来的,何尝不是自己的行止见识。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