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两首诗歌  

2010-05-18 11:06:20|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3

读到下面这首诗:


事物终结


为恐惧和怀疑所困扰,
心绪不宁,眼睛警惕,
我们绝望地设法摆脱,
计划着怎样躲开那不可避免的
危险,它是如此可怕地威胁我们。
然而我们错了,前面并没有这种危险;
消息是假的
(要么我们没有听到,要么没听清楚)。
另一场我们从未想像过的灾难
突然间爆烈地降临在我们头上,
趁我们没有防备----没有时间了----
把我们彻底消灭。


         如果有人问我《丛林野兽》这篇小说讲了什么,现在我可以拿出这首诗,回答说,讲的就是这个。亨利.詹姆斯比卡瓦菲斯年长20岁,我不知道卡瓦菲斯写下这首诗的时候是否读过《丛林野兽》;就在我查询亨利詹姆斯生卒年代的时候,我意识到,卡瓦菲斯的另一首诗,也许也可以献给亨利詹姆斯:

        一个老人

在咖啡店喧闹的角落,一个老人
独自坐着,头低垂在桌上,
一张报纸摊在面前。

他在老年那可悲的陈腐中想到
当年拥有力量、口才和外表时
他享受的东西是何等少。

他知道自己老的很了:他能看到、感到。
然而却好像他昨天还是年轻人似的。
间隔是如此短暂、如此的短暂。

他想到“谨慎”,它怎样愚弄他;
他怎样总是相信----真是疯了----
那个骗子,他说什么:“明天你还有很多时间。”

他想到冲动受约束,快乐
被他糟蹋了。他失去的每一个机会
现在都取笑起他那毫无疑义的慎谨。

但是太多的思考和回忆
使这个老人晕眩。他睡着了,
他的头伏在咖啡桌上。


           但是谁知道呢?也许这只是卡瓦菲斯的自言自语,很可能只是自言自语。奥登喜欢过亨利詹姆斯,后来他说当他想起亨利詹姆斯,只觉得沉闷;张爱玲晚年的时候对《丛林野兽》也很感兴趣;尤瑟纳尔对卡瓦菲斯极感兴趣,她翻译了他的诗歌。奥登说如果他不知道卡瓦菲斯,他写的很多诗可能就会不同,甚至可能根本写不出来,但他不懂希腊语,所以他是从英译或者法译本认识卡瓦菲斯的。奥登曾经认为散文和诗本质的区别就是散文可译而诗歌不可译,可是他的诗艺却受到一个诗人的译作的影响,因此他觉得该重新介定上述看法。

        卡瓦菲斯中年以后才找到自己的语调,自己的语言,平白简洁,只对事实加以描述,不用暗喻,也不用明喻。是什么就是什么。人们最终能抵达的,都是差不多的地方。
-----------------------------------------------------------------------------------------------------------------
说明:以上两首诗歌来自黄灿然译《卡瓦菲斯诗集》,黄灿然是我知道的最好的诗歌译者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