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非洲故事  

2010-05-19 17:18:27|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八月,我们一家去了非洲肯尼亚,在马萨马拉国家公园的一个户外营地呆了三天。那个营地一共有六个帐篷,我们占据了其中一个。那三天是难忘的经历---- 谁去过都会难忘。就是那次旅行我认识了也是从英国去的Caroline和她丈夫,残奥会的时候他们的女儿参加篮球比赛,我们在北京又相聚,我还陪他们去了长城。http://sympwsq.blog.163.com/blog/static/68394666200885105933383/ 

      在北京时,Caroline告诉我,就在我们离开后不久,那个营地出事了,好像是绑架还是什么的,幸好没有人员伤亡。我想我不会再去那里了,为啥?从内罗毕到我们的营地,要坐两次飞机,一次是从内罗毕飞到茫茫大草原中,没有正式的机场,就是草场上开辟出来的一块空地,在那里换飞机。我记得回来的时候我们乘一家9座的小飞机,临起飞时驾驶员好像顺便捎带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坐在他旁边,老是逗引他说话。我就坐在那女孩后面,心里那个窝火啊----本来看着这飞机就觉得玄乎,这会儿可是在天上啊,没着没落的......那女孩该是本地人吧,怎么还大惊小怪的,从窗子里看到下面草原上一大群角马在迁徙,居然兴奋得不行,拍拍驾驶员肩膀让他看,那驾驶员居然也就歪头探看。我忍无可忍,拍拍那女孩的肩膀,很不客气地对她说:“请不要和驾驶员说话,For God's sake! ” 那一个小时的旅程真让我如坐针毡,我暗暗决心:再不来了。除了这一节,在非洲的其他感受都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安安定定呆在家里的时候,回忆就更美好了。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我们的帐篷外就是树林和草原。下午,从帐篷里望出去,远处的草丛中有成群的斑马在游荡,傍晚时分我们驱车出去,没走多远就看到树下的狮子,树林中长颈鹿常常会一家一起出现。看见这些自由自在的动物,自然是很兴奋的,不过我心里总有些尴尬的感觉,觉得它们肯定挺奇怪的----“这些东西真奇怪”,它们会不会这么看我们?好在它们一般对我们的出现置之不理,就像宽宏大量的主人对不请自来的外人. 最激动人心的,自然是到Mara河边看角马和斑马们过河的那一天。我们到的时候,河边已经停了好多车。我们的两个导游不愧经验丰富,看到无立足之地,低声商量了一下,果断地掉头,带我们来到离人群较远的一个隐蔽处。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每次看到河马,我都要惊叹一声:真丑啊!然后照例会想起杨绛小说里那个“河马”,照例会在脑海里想象一下那到底会是什么样的长相----照例想不出来,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在哪里看到这种长相。河马真懒啊,我们在那块岸边呆了足有三个小时,它们有的差不多就没动过。回内罗毕的时候,在飞机上往下看,下面有个水塘,几只河马漂在那里,我感觉好像看到一锅煮红薯,很大的红薯。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角马和斑马要过河去,到那边寻找更好的草场。看它们过河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怪不得刚才我们的导游罗伯特对那些站在车顶上的人发脾气了----他叫他们“sit down !”他说角马和斑马非常敏感,那些人会把它们吓住的。我们就在河边静静地等,时不常听河马打个响鼻----或者是呼噜?我吃不大准。有已经过去的角马和斑马冲着对岸叫唤,召唤同伴快点过去。还有匹马焦急地在岩石上窜上窜下,好像察看地形。可是这边的角马群和斑马群屡次聚集到水边又惊慌地退回,迟迟不敢下水。等啊等,等来了大鳄鱼。看这样子它一时半会不会走了,角马和斑马们都退回到树丛里去了。我们也就地坐下吃午餐。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时不时地,我们还是关注着河边的动静,那天最令我惊喜的一幕出现了:大约一个小时以前,两匹斑马在呼唤了好久未果之后,突然跳下水,又一起重新渡回河岸去了。我当时只觉得有点奇怪,现在明白了,原来它们的孩子在对岸,它们去把它领回来了。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罗伯特说,那些在对岸呼唤等待着的角马和斑马,多半都是有家人或者伴侣失散在另一边了,它们会一直等着。
那幸福的一家安全抵达彼岸,去寻找更好的草场去了。但紧接着,悲剧发生了......我们眼睁睁看着整个那一幕,就和刚才看着那幸福的一幕一样.....这头单独行动的角马一下河,卧在河滩上晒太阳的鳄鱼立刻跟着就下水了,就在马上要抵达对岸的时候,角马还是被鳄鱼追上,拖入水底.....鳄鱼选择猎物是很谨慎的,刚才斑马过河的时候它趴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它知道小斑马的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一定会拼命的,一只鳄鱼在水中对付一对抵死拼命的斑马,不一定有把握。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河面很快恢复了平静。刚才牺牲的角马还在河底。
大群的角马终于还是聚集到了河滩,等待了将近三个小时,角马群终于过河了。它们相跟着跳下水,很快便无可后退;而过河一旦真正开始,便也无可阻挡它们了。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那天在外面转了一整天,回来的路上,导游罗伯特停下车和路边放牛的一个男孩说了几句话,那男孩跑开了,过了一会走来一个女孩,腼腆的笑容,感觉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另一个导游派崔克告诉我们,路旁的小村子就是罗伯特所在的村庄,女孩是他的妻子。我们都微笑着看他俩拉拉手,轻声说了几句话,然后车子就继续往营地开了。我心想不知道他们小夫妻多长时间见一次,要是回村子里去,罗伯特是走回去么?车都要开半个多小时呢。
第二天就要离开了,出发之前,罗伯特他们安排我们去看一个村子。在一片挺开阔的空地上,有一圈篱笆,圈起一个大院子,里面成圆形分布着一些很低矮的房子,就是照片上这样子,这就是一个村子。罗伯特带我们进了村口的一家,房子很低矮,得猫着腰进去,门也很窄。里面黑漆漆的,一共大约不到二十平米的空间被分成三部分,当中一个小火塘,左手边一个地铺,比标准尺寸的双人床还小一些,那是男人睡觉的地方,有一些塑料纸样的东西铺在上面;火塘右手边的小隔间传出婴儿的啼哭,女主人正在火塘上煮一锅看上去象燕麦粥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她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罗伯特和她用当地话交谈了一会,告诉我们她有五个孩子。孩子们睡觉的地方是在门旁的角落里,没有任何铺盖之类的。我看着那块地方,大概还不到一个平方米。
罗伯特告诉我们,这里的风俗,男子可以娶四个妻子,只要有财力,财力多少大概取决于拥有的牛的数量。每家的房子是要由女人亲手来盖的。原来这样,想一个女人,全凭一双手,要盖这样一间哪怕只是木桩和草泥的小窝,也是极不容易的呀。这里没有什么耕地,那两天我们车行之处,只看到过放牧的牛群和羊只,都是男人或者男孩在放牧。忍不住问罗伯特,他家的屋子也是他妻子自己盖的么?他说不是,他说那太辛苦了,他买了材料,请人盖的。是了,罗伯特会说一点英文,他为营地工作,多少算脱离了本地人惯有的生活模式了。我想在我的国家,这种情形也类似。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我后悔没有带点儿什么东西,比如糖果点心或者随便什么小玩意儿,我知道那什么也改变不了,可是我知道那会使这些孩子开心一笑----我给他们看相机的屏幕,他们看到自己被拍下来,非常高兴,而我多么高兴看到他们的笑容。这片广袤的大地,只要来过,谁也不会忘记。在那样的天地间,我感觉仿佛身在故乡。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非洲故事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