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是为记  

2010-06-29 22:52:51|  分类: 吾家有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宝贝今天小学毕业了。早上送他之前,看他吃着早饭,我俩有如下对话:

我:陶宝贝,你洗脸了么?今天还是洗一洗吧,好歹是你的毕业典礼啊。
他:噢,就是。
我:对了我要不要带个相机呀,给你拍几招照片什么的......
他:什么?你还要跟着我?
我:那怎的----你就要离开这个学校了,我还没拍过你们那儿的照片呢(其实我也不当真的)。那以后,哪天你在什么人那里要是看到人家的妈妈给自己孩子做的什么纪念本----有这种妈妈的哦---什么从出生开始,什么上一年级第一天啦,什么什么纪念日啦......一大本,你可别羡慕,回头问我怎么不给你也弄个记录什么的。
他:到时候你就说“我问了,你不要。”
我:那你现在就记着,是你不要的,以后也别问啦。---- 怎么你一点ceremony的意识也没有?(其实我偷笑:这真叫我的儿子,他妈妈就没这个意识)

           然后我们就出门了,快到学校了,“陶宝贝,你还是没洗脸吧?”“没,忘了。”到门口,跟他说过再见,我想着这两个半小时怎么打发呢?一抬眼看见当当妈在学校院子里站着和人说话呢,有一阵子没见了,正好聊聊天,就进去了。进去才发现,院子里搭了个台子。原来今天不光是六年级,是整个学校这学期结业式。而且,后来和当当妈聊天过程里才知道,学校是否能继续办下去,还是未知数。当当和陶因为都是毕业要离开的,所以学校最近的变动没怎么通知我们。


         太可惜了。可是也无话可说。在国内现在的环境下,办一所这样的学校,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陶在这里呆的三年,虽然最后一年比较动荡,但总的来说,他是很愉快的。“我在晨星过得挺快乐的。”他自己也这么说。这所学校一直没有自己真正的校舍和操场,或租或借,偏居一隅。如今是在一个村子里的一幢四层楼房里,带着一个不太大的水泥地院子,陶在这里度过最后一学期,依然快乐。他们班里一共十几个小孩,大部分是男孩子,最后一学期剩下十个男孩三个女孩。女孩太少了,各方面实力上都弱于男孩子们比较多,我时不常听到陶宝贝说起“女生”来带着轻视的意味 ---- 等到了中学,自有厉害的女孩子收拾他们这些自大的男孩。站在学校院子里看完整个结业会,大家散了。男孩子们把球门移出来,他们几个要最后踢几脚球。毕竟是孩子,他们对学校将要发生的变故所知很少,即使有所感觉,也和家长们的心境很不同。这件事上,他们只是等着大人们的决定,然后,不管怎么样,只有接受。

         走了一些迂回的路,陶毕竟大致按照我心中的意愿度过了他童年的大部分时光 ---- 没有沉重的功课,没有被关在一所牢笼一样的“名校”里,课间也不得出来玩地度过六年,而他所有的功课也还是全优。参加考试的时候,我们的成绩丝毫不比那些所谓“训练有素”的孩子差,有些还更好一点。当当也考进了想去的中学,也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我和当当妈再次欣慰---- 当初我们一起从小橡树毕业,当当和陶进了人大附小,很快证明他们是班里最优秀的孩子,证明小橡树那样的幼儿园出来的小孩完全不用担心。当时很多家长心里怀疑,觉得不教孩子认那么多字,不教这教那的,以后肯定和公立学校衔接不上。我们后来都离开了人大附小 ---- 从英国回来之前就决定和当当一起转到晨星去。我去人大附小办手续的时候,看到他们新的教学楼(我们在的时候还在原来的地方),很大很气派,但是一个年级就将近二十个班,一个班至少四十多个孩子。我不知道,只要是还有点理性的家长,怎么能说服自己相信,这样一所学校会是孩子成长的好地方。可是就在昨天,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打电话问我能否有办法帮她的小孩进人大附小。我告诉她,我们是从那里逃出来的。他们的另一个目标是中关村三小(名校)。“那儿就是一个铁笼子,”她说。他们看过以后心情很沉重,但是,能去哪儿呢?附近没什么小学。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陶走的路,并不是可以大力推荐给别人照样复制的,而观念上的问题,也只有空泛地说说而已。我自己的孩子,我有信心即使送到乡村小学,我也不会为那点功课担心,我自己有的是方法给他补足这一块。我只要他在一个能自由呼吸的学校,能有一个孩子应该有的玩的空间,玩的时间,一个有真正爱护他们的师长、能真正教给他们一些做人道理的学校。晨星符合我们的希求。但是我无法跟别人打这个保票。可是晨星可能撑不下去了。

      我们要进到下一阶段的未知了---- 我们又回公立系统了,也是“名”校。我把它看作另一个挑战,就像当初从小橡树到人大附小一样,我到要看看陶宝贝会怎么样。看看“可怕”到底有多可怕,看看那“可怕”有多少成分其实是家长们自己贡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