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那些人  

2010-06-09 14:50:47|  分类: 乱翻书 乱弹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你被深深打动,你就会想去了解;当你被了解到的东西打动,你会去爱;当你去爱,慢慢的,你将了解一切。

有一段时间,每当我想听音乐,对着那堆碟片,我总是挑出那一张。音乐响起,我的心就开始舒缓。没有任何尖锐激烈的情感,我心里是祥和的欢喜,我仿佛置身在清幽的山林,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阴森的晦暗,没有浓烈的芳香,有和风微拂,有时候有泉水在山石间流淌,不是滔滔迸流,是回旋嬉戏;坐下来是安静舒适,站起来是从容徐行,如果笑,会是微笑,但又是象花儿那样完全绽放的微笑。那是巴赫的Partita No.1 in B flat. 我想我可以一直听下去,直到永远。我终于想了解这个弹奏者了。抽出碟片的封面,翻开看介绍,第一句话是这样的:在一次电视访谈中,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表示,她很高兴在她的作品中没有完美的人格典型。即使认可有这样的人存在,她觉得这种人将会是乏味而不值一提的一类人。然而,如果她听说过或者遇见过Dinu Lipatti(1917-1950), 她很可能改变这一看法。因为Lipatti同时具有圣人的品质和丰富的个性,在他短暂而且被病痛折磨的一生里,他一直努力奋斗,无比亲密地贴近和揭示了他所选择的作曲家。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张碟片如此令我心迷。阿特伍德的作品我读过《盲刺客》,真是很好,她其它的作品我也买了,但没能读下去,我在觉得她好的同时,又觉得有某种“不好的冷”,某种偏执,这种不好来自她自己的局限,不是技术上的。有点像对张爱玲的感觉,但张爱玲又不如阿特伍德“广”,她们都在自己的境界里达到了最高,那个境界本身是有边界的(张爱玲就更低窄)。关键是她们本身的认识并不是开放的,自己也不认为有必要突破。这是题外话。Lipatti私下里演奏的曲目虽然繁多,但举行公开的演奏会和出唱片时,他只选择那些他认为值得公众细细审视的曲目,即使如此他也还总是怀着疑虑,觉得不够完善----他是个真正谦虚的人。巴赫的B flat Partita 和莫扎特的 A minor Sonata 属于他演奏起来最精益求精的作品,他可以一连十几天演奏同一小段,只为了达到他需要的那种水晶般的澄澈。是的,我听他演奏巴赫的这组曲子时,感觉到的就是澄澈,没有一点渣滓。

图雷克老太太弹的巴赫《哥登堡变奏》,我听得烂熟。这老太太写过一篇“演奏的哲学”,里面用的词儿好多都是三音节以上的,又都是复句。我第一次硬着头皮查字典看完后,第二次再看是一年以后了,前不久看的,还是查字典,估计下次再看还得查。这次看完我的感想是:演奏就是翻译。我打算哪天把那篇文章打出来给某些同学看看---- 我没气力也没能力翻译,光看和琢磨她的意思就让我头发又白了好多根。这次我顺带看了她的生平介绍,原来她在牛津也有个家,美国英国两边跑。她第二次婚姻嫁的是科学家,她本人除了研究巴赫和弹钢琴,还阅读大量的文学、历史和哲学书籍。图雷克的手特别小,作为钢琴家,这很不寻常,但她的手又特别灵活有弹性,技巧非凡。9岁到13岁她跟随曾是鲁宾斯坦学生得一位女士学习,她的老师从来没表扬过她。图雷克13岁时,和80000个世界各地的年轻钢琴家一起参加钢琴比赛,她进入半决赛,等她演奏完出来的时候,她的老师说:“假如我刚才在外面听,我会认为是鲁宾斯坦亲自在演奏。”介绍她的那篇文章开头这样说:对很多人来说,若瑟琳.图雷克就是巴赫(For many people Rosalyn Tureck is Bach)。她很早就开始学习演奏巴赫,她说从她10岁起就热爱上巴赫的音乐,并且自然而然地学习弹奏他的曲目,没人告诉她那是比较难的----- 比如说,比门德尔松的作品难,而且她的老师也从来没提到过说,她对巴赫作品如此深的认同和学习能力是不同寻常的。也就是说,这小女孩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很特别的。我想她终其一生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真正特别的,她从来不具备普通意义上的谦虚品质,她只是按照自己的路子就这么走下去。15、6岁的时候,她已经能演奏大部分巴赫的钢琴独奏曲目。就在她17岁前夕,用她自己的话说:一次经历改变了她的一生。“......我已经学会弹奏很多《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中的前奏和赋格,正在继续以每周三首的速度学习,为了把48首全部学完。当我开始着手学习第一集里的A小调前奏曲和赋格时,我洞悉到呈示部中那些最本质的材料,我突然失去了意识,不知道有多久,当我缓过神来,我看到巴赫音乐的一个全新的内在。我突然明白,要想在演奏中显现出巴赫音乐的结构,必须要以一种全新的思维看待音乐形式和结构。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悟到这个新的概念所包含的一切,也意识到这一新的概念需要一种全新的演奏技巧来配合,才能完成其对音乐形式以及结构细节的体现。在此同时,我也洞悉了这种技巧所必须要有的触键方式。”接下来,她放下其他的一切,开始这种新的探索,练习这种新的技巧,一切都和以前不同了,她从一星期学会弹三首,变成三天才能弹下大约三行乐谱。她把这一切解释给她的老师听,老师说:这个概念太棒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图雷克说,她内在的认识已经深深改变,她无法因为老师说她的新构想和新技巧是不可能实现的,就再回到传统的路子上去看待和演奏巴赫。于是,她只有独自一人走她的路。她走出来了。

《哥登堡变奏》我还有别的版本,听了图雷克的之后,只有古尔德的版本我也接受。古尔德的版本和图雷克的在时间上差别很大----他的只用大约40分钟,一张碟上放两遍,不同的录音技术;图雷克的要八十多分钟,两张碟才能听完完整的一遍。这个加拿大人也很特别。他出名以后,短短几年后就不再举行公开演奏了,后来连到唱片公司录音也要清场。他演奏的时候有些所谓的“怪癖”,被唱片公司用来炒作,也被人们争相观看,当他意识到----在人们逼他意识到之前,他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些,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里----- 自己成了一只被观看的奇怪的猴子时,他被迫注意到了自己的所谓“怪癖”。最后,他自己建立了一个录音室,他就只在他的录音室制造他的音乐。在一次访谈中,他说图雷克是他所受到的“唯一”的影响,当人们转述给图雷克时,她笑着说:我知道我(对他)是“某种”影响,但我非常感谢他这么说。

这些人,还有很多人的存在,让我感受到这世界上许多美好的事物,对这些美好事物的感受和理解,又不断给我信心和力量,促使我继续去感受、去理解、去热爱.....每当想到这些美好的事物总是在那里,在某个地方等着我,我就为我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有这些机会感受到它们、有机会了解到它们而心满意足,怡然自得。我体会过的美好已经足以使我不悲观,何况还有无数的美好等着我去体验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