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在昆明的一天  

2010-08-02 15:28:49|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在腾冲参观完国殇墓园,我们坐下午的飞机回到昆明。吃过晚饭,就只剩我们自己了。第二天陶宝贝和他爸还要去打球,球场在滇池附近,一早就出发,我们只要在下午五点以前回到酒店集合就可以了。我对滇池毫无兴趣,我准备用这大半天到翠湖一带溜达溜达。晚上,他们要早睡,我要出去走走,消消食。

       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住下来后我总希望知道自己大概在这个城市的哪个部分,什么方位----- 哪怕离开以后就彻底忘掉了。我们住的这家昆明饭店,据说就是陶宝贝一岁半时我们第一次来昆明住的酒店,我可一点儿也不记得了。我找到地图,弄清楚酒店和市中心的相对位置,就走出去了。广场上很热闹,一群一群的人,放着不同的音乐,人们在跳舞。北京公园里,人们跳交谊舞,这儿的人跳孔雀舞。领舞的都是年轻的小伙子,穿着民族服装,合着音乐的节拍,从容不迫,舞姿袅娜。跟着跳的那一群人里,什么样的都有,男女老少,舞姿各个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点,都很认真。有个身材高大的老头,穿着T恤短裤,长得也不好看,却很认真地随着音乐搬着胳膊腿儿起舞,样子很滑稽。我在旁边看得很开心,呵呵的乐,觉得此时此刻,这个老头看上去是很可爱的。另一角,人们围着圈子看一个身材微胖的老头教一群孩子跳拉丁舞。小孩子跳拉丁舞,很认真地做出那种舞姿,那种舞姿自有一定的风情,但也就这么多了。在我看来,拉丁舞表现的应该是男女之间互相欣赏又互相不买账,互相挑逗又互相威胁,勾魂的柔情下是征服的愿望,无法遏制的渴求以强横霸道的面目出现,要把这些表现得好看,非得一对旗鼓相当的猛男辣女才行。旗鼓相当总是不多见的,真正好看的拉丁舞也很少见。小孩子学跳拉丁舞,我总感觉怪怪的。当然啦,跳这种舞至少很锻炼身体,那是没错的。

       礼拜天早上,天阴阴的,随时都要下雨。酒店的早餐很差,我无比欣慰地只喝了一豌豆浆;那儿的环境也毫无吸引人之处,把我找本书坐那里喝茶消磨的念头打消得干干净净。我决定还是出去,到翠湖附近去看看。我的主要动力是:走上这么大半天,应该能消耗掉点儿吧,下午还有一顿大餐伺候呢----那会儿我还没想到下了飞机还有夜宵伺候呢。方向我昨天晚上就看好了,8点50分,我穿着凉鞋,短袖短裤,带了点钱,两手空空就上路了。走了半个小时后,下雨了,在路边的公车站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停,干脆打个车,不一会儿就到了。我知道云南大学就在翠湖边上,如果天好,我可能会进去溜达一圈,可是现在,算了吧。车子快到之前,看到路边一家发廊,还干净的样子,我想着,要是下大雨,我就到这里来,把头发染了---- 后来中午时分确实下大雨了,我就在那里把头发染了染黑,白头发太多了。

      公园里荷花开得正好,水边一溜架着相机拍照的人。看到荷花,我总是感到惊叹。世上会有这样美丽的事物,且随处可见。出污泥,站在污泥里,而丝毫不染;完美,但不妖媚,就那么静静地开落。莲花于佛是很相宜的,我想。   

      翠湖公园也有很多跳舞的人,也是都有领舞的,领舞的,至少总有一个小伙子。男人跳很妖娆的舞,初看是有点怪的,但我得承认,有些男人扮起妖娆,那是真妖娆。那一定是骨子里的东西,又找到合适的出口,才能表现得那么纯粹吧。纯粹的东西都有种直击人心的力量,不管是否符合你头脑中预先有的概念。有些人跳起舞来真好看,有些人跳起舞来很难看。很难看的,如果很投入,看一会儿就不觉得难看了;有两个领舞的中年女子,跳起来很好看,动作身姿很优美,她们显然常常在这儿领舞,没准儿天天教人跳舞。来这里跳舞的女子大都精心打扮过,服装也看得出是特意挑选搭配的。前排的一个女子,长得不是很好看,身材娇小匀称,穿着黑色的中式小袄和宽腿裤,腰身勾勒得很清楚,衣襟和裤腿上绣着艳丽的团花。她的舞姿很正确,虽然不象领舞的人那么有韵味儿,但她跳得很认真,脸上很有股爱娇的神气;角落里有个女子,年纪应该不大,但是面容憔悴,身材枯瘦,而且显然不会打扮:穿着很短的薄料碎花连衣裙,腿上一双网眼比较大的黑色裤袜,脚上一双厚重的黑色系带短靴。这女子跳起舞来很笨拙,有点不知所措,但依然努力跟着跳,就像她打扮起自己来也很笨拙,品味也不行。但她很认真地想好看一点,想跳好一点。一个女人真心想让自己好看一点的话,总会慢慢找到正确的感觉的,不管现在多难看。这些女人,不管离开这个公园后她们是什么样的,这会儿她们简直个个值得人欣赏怜爱。处处都有美,一点儿不错。公园里还有一个小型乐队,大概一二十人呢,吹笛拉小提琴弹键盘的都有,有扩音器。乐队合奏起来,就有女子开始唱歌,有板有眼的。

        天不时地下雨,虽然不大,却很阴冷。我开始后悔穿短裤出来了,晃悠了几圈,看看已近中午,就出去找那家发廊。我做头发的时候,外面下起大雨,我很得意能用这个时间、在这里把染发这事儿解决掉了,省得回北京后还专门再出去一次。从发廊出来,一点半钟了,雨已经很稀疏,跑去一家看上去规模很大的茶楼,想要壶茶,暖暖和和地在翠湖边消磨掉剩下的时间。走进去却发现,茶楼里空空荡荡,即使二楼也不敞亮,感觉幽幽暗暗湿乎乎地冷。犹豫着坐下 ,等茶单拿上来,我一看,立马站起来跟他们拜拜了。沿着湖边走一段,我看见坐车时经过的那家热闹的饭馆翠云楼(还是翠花楼?),不再犹豫,直接就进去了。已经过了饭点,服务员把我领上二楼,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一盘炒饵块,一壶普洱,我很舒服地把自己安顿下来。旁边桌上有四个大好青年,大概也就三十出头,两男两女,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但谈兴很浓。就着普洱,我聆听到如下话题:证券市场、股权收购、风险投资、创业版上市、电池行业分析.....后来话题过渡到资源整合,自己创业,将来也到创业版上市,why not?  说者激情洋溢,我听得津津有味。从听来的一席话中,我大概得到如下信息:那个穿着时髦皮肤白皙的女子是在某家风险投资公司工作,他们公司投资的企业是搞电池的,如今已经在创业版上市了;另一个穿着朴素剪着娃娃头的女子,大概是云南大学的教师,她的老公和比较时髦的女子的老公目前同在深圳,几乎形影不离;两位男子,一个大概已经有自己的事业,因为比较忙,先走一步了,另外一个好像对城市垃圾处理比较了解,而据说这是目前政策扶植的行业......这几位大好青年兴致勃勃,踌躇满志,谈话并没有什么令人可笑的地方。再过十年,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光景?

      窗外雨停了,已经三点多了,我喝饱了热茶,身上也暖过来了。结了帐,心情愉快地出了饭馆,四十分钟后,走回昆明饭店。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