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已凉天气未寒时  

2010-10-10 15:5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觉得以前已经用过,而且还记得那时候怎么说的。搜索一下去年九月,没有,十月,也没有。难道有两年了?还真是的。果真是“闲处光阴易过”?

      大概我吃的中药起了作用了,或者,也许一个多月下来,适应了环境的变化,这两天想看书了,对别的事情也恢复了兴趣,总之,精神头儿好起来了。国庆节,例行的“家事”访问,郑州上海各呆两天。在上海,原计划的一天自由活动最终还是交待给了世博园,计划中的会面也就只完成了兄弟姐妹部分,其他只得留待下次了。我本来对逛世博不感兴趣的,但既然逃不掉,也就收拾心情跟着看看。好在是指定日,也有人安排陪同,就混一回“贵宾”待遇。自己排队等候的话,我肯定放弃 ----- 不管看什么,排队三小时(甚至更多),还要和人挤,这种事情只在两种可能的条件下我才会去做:要么刀架在脖子上,要么付我一大笔钱(类似的事情还有蹦极,坐过山车......)。我们进去看的都是企业馆,大半天下来,看了五六场3D4D的短片,一开始陶宝贝还很兴奋,到后来也不稀罕了。都说石油馆的最刺激,但说实话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的---- 那些故事编得都挺幼稚,有关3D画面的技术我也不懂,所以也看不出“高级”的地方来,不就是哪哪儿都显得比较光滑,圆骨隆冬的么。我后来听到一个小孩问他妈妈:这是几D的?答曰4D,那和3D的有什么不一样?答曰“多一D”。我们在国家馆区域走了走,看看建筑的外观,我觉得足够了。英国的大毛栗子最令我欣赏,荷兰馆正是荷兰人务实又不呆板的风格;西班牙馆远看挺张扬有个性,但走近了看,那些草垫子不无取巧(我们在西班牙餐厅吃了晚饭,性价比很低);德国馆很“德国”,看上去有点压抑,不起眼,但其实很经得起琢磨,暗含着别人没有的技术和精细,但肯定不大肆招揽看客;阿拉伯馆和俄罗斯馆都是大热门,且都很郑重其事,非洲则是好几个国家合并在一个大厅内......世界大舞台。

     国庆头两天,去了趟书店,发现《红楼梦》的版本真是多呀,挑了一套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的《石头记》,内里也含脂砚斋评;另一套王希廉点评的《红楼梦》,据说此人的点评影响比较大,买这套还有个原因是这书比较大,上下两册比人民文学版的要薄,拿在手里更舒服,中华书局出的。那天去书店主要是给要过十八岁生日的男孩去买本书的,本来想找一套《约翰克里斯多夫》,再加上莫罗阿的那本《人生五大问题》, 结果都没有,后来买了连岳的一本《我是鸡汤》,一本《蒙田随笔》,一本王小波的散文集(翻了翻,就是我想要的《我的精神家园》),一本钱钟书《写在人生边上》,王蒙新出了一本《二十二岁的男孩应该懂点人情世故》,没有,不然我也买下。新出的书太多,站在摆书的台子前,面对那么多的新书,我愿意翻翻的几乎都没有。后来看到一本杨葵的《过得去》,不知道我是在王小峰还是谁的日志上看到过介绍,说是此人对以前一些作家的事情非常了解, 翻了翻,有点兴趣,就拿下了。“家事”访问之前,我就看完了这本书,是有点意思,这个人算是在红尘里翻滚过来的,但我感觉他现在也并不是很清澈,当然是很聪明的人,这没问题,这本书满有点资料价值。前两天我站在书架前,看到跟随我十多年的王安忆的《长恨歌》,想起杨葵书里提到这是他负责出版的最有份量的小说,王安忆是他最尊敬的作家之一,以及出这本书的一些事情,我抽出这本书,翻了翻,忽然想重读一遍。王安忆的书,我大概有十年没碰过了,但她也是我最尊敬的国内的女作家,我尊敬她,因为感觉这个人的理解力是一直在往深和广走的,不象少数女作家,再怎么终究是局限的,大多数简直就是很不堪的小女人本色。

       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定下来重读《长恨歌》,到今天中午读完了。看了看,我这本还是96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但我有点怀疑是盗版的了----- 没有前言没有序,也没有跋,而且第一页第一行就有个错字。我记得看这本书的前两年我正在看张爱玲,所以那时候就觉得王安忆写这本书有张爱玲的调调,至少肯定文字风格受她影响了,现在,这一点判断还是没改变。但我之所以想重读,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我和那时候的我不太一样了,我想看看对这本书的感受是否会更清晰一点---- 或者说,对王安忆的感觉更清晰一点。有些章节我还是不耐烦一字一句读,那时候就是,现在还是----太琐碎了,有一些地方那时候看过没什么感觉,现在看进去了,还有一些那时候看过就印象深刻,现在看,丝毫没记错。但我的感觉确实比那时候清晰了,那时候,我是有点看不清楚王安忆的立场的。刚才查了查,她是1954年生的,这本书1994年9月写成,1995年3月定稿,那时候她刚40岁,差不多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我觉得王安忆是我会一直欣赏的人,她已经写出来的东西就足够了,以后即使没有新东西,我对她还是欣赏;张爱玲就不一样,我只会越来越不喜欢她 ----- 也不是,现在对她已经很淡漠了,以后可能就压根不会在意她了。对王安忆的感觉就像那种好的恋爱,不管怎么样都是好的;对张爱玲就像那种一时的意乱情迷,慢慢地会觉得,那只是个错误,而且犯过一次就终身免疫了---- 大概因为作为一个人,我对张爱玲是很不以为然的,这就决定了我不可能长久地喜欢她的作品。博尔赫斯不是说了么,作家以为自己说了很多东西,但终其一生,只不过描绘了一幅自己的画像。尤瑟纳尔对此话大感兴趣,甚至说她想亲自请教这话的意味,但是没见着他。但我怀疑瑟瑟即使见着了他,也不会真的追问这话的意味,要是她真问,她就傻了,但她才不傻。我喜欢基调确定,但又有无限可能的人和事,真正好的人事莫不如此,不好的人事正相反。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