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吾家有儿上初中  

2010-10-27 15:20:02|  分类: 吾家有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学快两个月了,陶宝贝的初中学习生涯看上去风平浪静,波澜不兴。每当我问:学习上有什么问题么?觉得有困难么?回答总是“没什么。”没什么就好。在孩子问题上,我一直奉行的是“没事儿不找事儿”的原则。我可不是个“事儿妈”,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决不要是。不过,作为一名资深家长(给人当妈当了快十二年了,显然我当得起“资深”二字啦)兼好学深思的人,我很清楚一件事:天下也许有省油的灯,但决不会有省心的妈这回事儿。你都当妈了你凭什么还想省心?所以,我时刻准备着。

      刚开学的时候,他们进行了一次语文摸底考试,成绩出来,陶宝贝很大方地在饭桌上宣布:“我考了40分。”每到一个新学校,我总是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以开放的心态接收所有有关信息。只要是学校里的情况,有关老师的、同学的、学校里各种事物的安排的......不管陶宝贝对那些事情发表什么样的意见,我都听着,为了尽可能收集信息,我能附和的附和,不能附和的不置可否------让孩子在你面前愿意大鸣大放是很重要的,不然怎么掌握动向呢?(当然啦,我可不是那种阴险卑鄙的父母,所以陶宝贝决不会落得五十年代那些知识分子的下场,嘿嘿,不明白的同学,可以搜索一下“57年 大鸣大放”)可是四十分,这么差的成绩,我小时候哪有过啊!据陶宝贝说,他们班没有过八十分的,考得好的也就六、七十分。等拿过卷子一看,噢,原来这摸底考试叫做“文学素养”摸底考试,题目内容涉及《诗经》《楚辞》的分类,古典诗词和散文名篇的内容,再加现代文学的一些常识。我估摸了一下,我自己考这张卷子大概也就能得个八十多分,陶爸就更不必说了(所以他看了后一个劲儿跟陶宝贝说‘我觉得你们学校出的卷子很有水平’,且,天下有多少被称作“水平高”的,原因只是称赞的人自己水平太低了,可见称赞别人也是很冒风险的哟吾家有儿上初中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好吧,这个就算了,我调侃了陶宝贝卷子中堪称“奇思妙想”的一些回答,就此放过。

     上礼拜四,又是吃晚饭的时候,陶宝贝说:“哦,语文第一单元考试卷子发下来了,我又考了40分。”陶宝贝还是很坦然地样子,但显然底气不那么足,因为他开始说什么全班基本上都考得很差之类。我呢,也不掩饰我的吃惊 ---- “嗯,怎么这么差呀?(旁白:这叫先定性) 呆会把卷子拿给我看看(等我充分掌握情况后再做计较)。”吃完饭收拾好,我要过卷子来仔细察看,这一看我知道有问题了---- 不光是他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这张卷子满分60分,有字词的注音辨别,有古文翻译,有诗句填空,有阅读理解。除了阅读理解题有些弹性以外,其它题目都有标准答案可寻,而且基本上都在课文下面的注释里。显然,陶宝贝平时就没花功夫在这些上面,复习的时候也最多扫过去一遍,没有踏踏实实地掌握,这部分至少有8、9分不该失,另外,阅读理解方面答题太随意粗率了,显然毫不得要领,稍微用心琢磨一下,就能找回至少三分之一的失分。这张卷子,考个五十二、三分是正常的。我心里想:这也是我疏忽了,开学以来具体功课方面基本不过问,对陶宝贝“天下太平”的报告也听之任之。其实稍微想一想就该知道,哪能指望陶宝贝自己就积极主动地把状态调整到中学学习应有的档位上来呢?就算他有这意愿,在方法上也不能无师自通啊,何况他小学就不是“正规军”出身,他相当于一个乡村小学的“散兵游勇”一下子进到正规军校了.......想想前几天,吃完晚饭聊天的时候,陶宝贝说:“我们班有些同学说是晚上做功课一直做到十点多,好多人都是十一点才睡觉,我简直想不出他们有什么好干的,弄到那么晚.......”“我也想不出,至于的么,现在就这样?等到考大学的时候怎么办,不睡觉了?想当年你妈考大学的时候也没晚于十点睡觉过......”我那会儿和他还这么一唱一和的呢。嘿嘿,十一点睡觉那是荒唐,可从今以后,陶宝贝九点半再睡觉,比以前推后一个小时,应该问题不大-----我可知道他该干什么了。

      这天晚上语文作业就是改正卷子上的错误。等我对照课本看完卷子,开始查问他的作业时,陶宝贝说他已经改好了。这么快?我倒要看看了。拿过来一看,嘿!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 怎么,题目都不带抄的?就一个题号,然后直接是光秃秃的答案。---- 老师没要求抄,都是这样改的。陶宝贝知道我来者不善,于是摆出负隅顽抗的姿态。好,即如此说,我就暂且不与他计较这个。可是,“怎么有些没改呢?”我质问。他一看,“哦,这个漏了,我呆会儿改。”“那这个呢?怎么也不改?那么大的叉,没看见么?”我指着一道阅读理解题问他。“这个我不会改,不知道错哪了。”说完他继续埋头干别的。这下可被我找着茬儿了----- 我深知他不想面对什么,但我岂能就此放过。“你不知道错哪儿了就不改?你明天也准备这样回答老师么?你重新读过、仔细想过一下没有?这道题,只要你认真读一下上面的内容,你至少就会知道自己的回答错的离谱!你考试的时候没有认真读过,所以才有这么草率的回答,现在你还是没去读,当然不会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这下陶宝贝被揭着短,被动了,可他还不服气地顶嘴(哎,天下哪有被揭短就立马心甘情愿认错的主儿啊!),好小子,我可是有备而来的---- 刚才坐那儿看卷子,错在哪里,正确答案是什么,在书上哪里能找到,他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错,哪些错情有可原,我都弄清楚、想了一番才来找他的。作为一名资深家长,多年和孩子周旋斗争的经验告诉我:要想对孩子发难,自己一定要准备充分,有理有节,否则很容易被动。一旦“战火”拉开,首要的是不被孩子的情绪影响,要镇定自若,抓大放小,该发火时心里没火也要发,不该发火时心里着火也得按下---- 这次是心里有火,也正该发火,那还等什么。我当即放下面孔,从学习态度这个制高点开始对陶宝贝发起猛攻,最后落到实处是这样的:“......考了这么差的分数,脸都不红一下,还大大咧咧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我还没不耐烦,你倒先不耐烦了!你改错难道是为老师改的?为我改的么?!语文摸底考试的四十分,和这个四十分性质是不同的!这个是考察课本内的基础知识,这些东西是没什么弹性的,都有唯一正确的答案和解释,而且是你应该掌握、必须掌握的。我明确告诉你,从今往后,再有这种性质的测验,你再不许考这种分数回来!”从小到大,在陶宝贝的成长过程中,我很少说“决不许”这样,“决不许”那样,我使用这些用语是非常谨慎的。如果我真的说“不许”怎样怎样,那一定是有很具体的指向,并且用很严肃的态度,所以他很快就明白:“不许”就是不许。在学习上,我从未明确要求过他要考多少多少分,要考第几名之类,但我一直灌输给他的观念就是:“你必须尽你的力,做到你自己该达到的好。你们全班都考100分,你考98分,我并不会认为你是最差的;你们全班都考40分,你考42分,但如果你该得50分的,那你还是很差。”这次,我明确告诉他:不许再考这么差的分数。他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训归训,身为家长的我,自己心里知道我该负的那部分责任。中学对他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很多事情,包括日常生活内容以及学习方法等,和小学差别很大,这些在我眼里可能只是平面化的转变,但对陶宝贝是不一样的。也许我自己离那个年龄段已经太远,但我还是记得,很多在成人看来不算什么的事情,在这样一个孩子眼中会有另一番意义;很多成人不会想到的事情,在孩子心中竟能掀起波澜;很多成人以为自然而然的事情,孩子就真是想不到,也就不会去做到。身为家长,你不一定时时清楚哪些事情你的孩子已经学会,哪些事情,因为没有机会学习和练习,你的孩子依然还等着你去教他。不过,这一点,身为资深家长,我很明白:只要你愿意,你的孩子会教给你。

       这几天,每天晚上我和陶宝贝一起复习语文。我发现这样也不错,好多东西我自己也模糊啦,比如古文的解释;有些诗词我也没背过,学学无妨;另外,因为我分不清前鼻音和后鼻音,帮他复习生词的时候,我就“虚心”地讨教,真诚地赞赏陶宝贝居然能轻而易举就发出正确的音,他呢,嘲笑我“你发的前鼻音都不是前鼻音,你的后鼻音也都不对......”很快我们就其乐融融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