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无题  

2011-12-03 22:44:32|  分类: 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阿鸦新写的日志,心有所感。前一段有朋友来看我,聊天的时候大家也觉得随着年岁增长,对生活的认识以及自己的心态都与年轻时候不同了。就带孩子这件事来说,我的心态和陶宝贝那时候就很不同。那时候年轻,觉得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有很多选择,有很多事情可做,因此带孩子的时候,虽然是尽心尽力心甘情愿,但那是带着一种自我奉献和自我牺牲的意识的,有那种意识,不免就带点悲壮情绪,时间一长,心里就有不平衡,有委屈。日复一日陪着孩子,看着他茁壮成长,各方面飞速发展,而自己似乎各方面都停滞了,看看孩子爸爸,好像什么也没耽误,该干什么干什么,轻轻松松就有人管他叫爸爸了。那时候家里也有保姆,爸爸妈妈也在帮我,但夜里我绝不肯把孩子交给别人带,所以,从陶宝贝出生一直到他三岁,我从没有连着睡过三个小时以上的觉;喂养上的麻烦事陶爸是做不来也并不热心想学的,都是我来做。育儿书上说,孩子在一岁之前,可以不“需要”爸爸,母亲就可以满足他一切的需求,但男孩子在一岁半之后,父亲应该介入他的成长。于是,为了孩子,尽可能压抑着心里的委屈和不平衡,在他一岁半左右,尽量开始创造机会让他与爸爸多接触。陶爸没有方法,不知道如何让孩子喜欢和他相处,于是我把那些容易讨好的事情“让”给他做:陶宝贝爱吃的东西,我借口说妈妈弄不了,只有让爸爸喂;他爱听的故事,我借口说妈妈嗓子疼,读不了,找爸爸去读;再大一点,喜欢吃冰淇淋?只有找爸爸才行.....调动我所有的智慧和忍耐,依然还是一路挣扎着才这么走下来。养孩子实在是一件需要付出太多的事情,因此很长一段时期内,我根本没想过再要孩子,每当别人建议我再要一个,我都毫不犹豫地否决 ---- 再来一次?我发疯啊,有病啊。
       但现在不同了。女儿的出生并没有让我的心情大起大落。有几分忐忑,但决不至于焦虑;有喜悦,但没有夸张的狂喜和迷醉。也许我灌注在女儿身上的情感比不上给陶宝贝的那份那么强烈而丰富,但却更平稳、更有持续性。还是心甘情愿地辛苦,但这次不再带着奉献和牺牲的意识,所以没有悲壮的情绪;除了觉得自己该尽心尽力,对别人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也不会有委屈和不平衡。十七年的婚姻生活,这期间我所有的经历和挣扎使我对婚姻也有了足够的认识。年轻的时候,最在乎的,其实就是一个“我”字 ---- 我想如何,我希望如何,我因什么而快乐,我因什么而痛苦.....永远放不下的,其实就是一个“我”字。一切的苦痛挣扎,也是因为放不下一个“我”字。现在也不是没有“我”了,只是不再把“我”放在世界的中心,这个过程有点像人类终于认识到: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太阳不是绕着地球转的,后来又发现,连太阳也不是宇宙的中心,再后来发现宇宙没有中心,或者,处处都是中心。

         有些改变看起来似乎很突然,但实际上并不是突变。一个人经历的一切无不在改变和雕琢着这个人,岁月既腐蚀着你的人生,也逐渐使你的人生显现出模糊的轮廓。亦舒书里的一个主人公说:年轻的时候有青春健美的身体,脑子却是一团浆糊。我读她的书的时候还年轻,那会儿觉得这话有道理,因此还告诫自己不要脑子一团浆糊。但我现在想起这句话,觉得说得一点不错。不管怎么样,年轻的时候我脑子确实是一团浆糊----如果和别人有所不同,那也只是不同的浆糊而已。但这里面并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沮丧,更没有轻视。因为我现在认为事情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这就象春夏秋冬一样,属于自然规律。智慧的代价是肉体的衰老,这里面也没有什么真正值得遗憾的地方。在我看来,可怕的不是肉体的衰老,是肉体的衰老并没有换来应有的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