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关于读书的事情(二)  

2011-02-22 10:30:21|  分类: 有所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哪儿算哪儿吧。我怎么想起要写关于自己读书的事情呢 ---- 因为我现在对读书的兴趣越来越小了,阅读的范围越来越窄。我也不知道这是阶段性的呢,还是永久的。我现在每天看一点奥斯丁,遇到不认识的生字就查查,查过就算,也不去复习什么的。晚上睡觉前读《金刚经》,一般读到一半的时候就哈欠频繁,然后释卷睡觉,这就是我几乎全部的阅读。陶宝贝的寒假作业要求除了读书笔记,还有一项是每天朗读五分钟报纸什么的。我们家没报纸,我就让他读散文,结果我从书架上找出朱自清散文、周作人散文之类的,自己一翻,感到绝大部分都没啥意思,更谈不上推荐了。后来找了杨绛的两篇让他读,最后干脆敷衍了事,直接帮他把名字签了。我觉得我喜欢的觉得值得看的书,现在推荐给陶宝贝还太早,他不会感兴趣;他们学校现在给推荐的那些阅读书目,我私心里觉得大都不值得读----他要是愿意读我当然没意见,所以,课外阅读这事儿,我还是放手算了。我自己就基本没人管过,我丝毫没觉得这方面有什么不好,那我现在干嘛要干涉陶宝贝呢?再说了,现在他主要还在学习阶段,学校里的功课够他喝一壶的,我看语文课本什么的编排的不错,他能把那些都吃下,目前也就很可以了。
        我相信读书是可以陶冶人的性情的,但绝不是某些人一厢情愿认为的那样,读哪些书就能陶冶出什么样的情操----我小时候以及大部分青少年时代,大部分中外名著对我都没什么吸引力,古典四大名著我只喜欢《红楼梦》,还是在中学以后,其他几本都没怎么仔细读过;我觉得出于儿童回避沉重与悲惨的本能,那些描写深重苦难的书,光听介绍就足以让我回避它们了。十岁的时候,我离开新疆到了上海崇明,寄居在姨妈家。我不太记得那时候都看过些什么书了,大概主要还是小人书比较多,有好些是根据同名电影或戏剧改编的,我记得有本小人书叫做《花为媒》,是根据同名评剧改编的,我非常喜欢,看了好多遍----对啦,这次过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上网搜索了一下,找到新凤霞演的那个版本,看了一遍,圆了小时候的小小渴望之一。《三国演义》我主要是看小人书的,而且我总挑有女主角出场的那些看,主要觉得那些画很好看,全是男英雄的我就不怎么感兴趣了,但也还是陆陆续续把三国的人物事迹知道了一些。有一次我在花园里玩的时候,捡到一本厚厚的《封神演义》,多半是前面那座楼里谁家从窗口掉出来的,我拿回去,后来囫囵吞枣地把那本书读了,只记得比干心有七窍,土行孙能在地里走,还好像娶了非常漂亮的老婆,妲己引来了她的妖怪朋友叫王喜媚什么的,但总的来说我对这书不怎么感兴趣。小学时代后期,我对童话和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很感兴趣,我记得有一本讲桂林山水的传说故事,我看了以后对桂林非常神往----我至今还没去过那里呢,还有一本书让我知道了一些地方的有名的风物,比如太湖银鱼什么的,我觉得很有意思。一直到上初中,我的阅读兴趣还主要在这些方面。我也读过《白话聊斋》,但那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后来,我的班主任,一个刚从学校里毕业没多久的大男孩,推荐我读《红楼梦》。这事儿好像就是在我的日记被偷看,我在教室里和那个女生大吵一顿之后的那个学期,大概我那时候表现得有点桀骜不驯,他想多了解了解我?就找我谈话,和我聊读书的事情。我上的中学是崇明最好的中学,外公曾经是那里的老师,我妈妈和她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是在这所学校读书的。学校里的图书馆在一个孩子眼中相当有规模了,我听取了老师的建议,跑去借《红楼梦》,好像还没借着,后来好像还是我这位班主任以他自己的名义借了之后给我读的。我很喜欢。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读完整套的,肯定是陆陆续续的。但我上大学的时候,行囊里就带了这套书,此后,这套书从没离开过我,几十年来我一直在读它。我的书架上现在不同版本的《红楼梦》大概有六、七套,那天陶宝贝一副匪夷所思地表情问我:《红楼梦》到底有什么好的?我说:当然是非常好了,好处现在难以跟你说,你读过了我才能和你讨论。不过,妈妈是笨蛋么?我觉得真正好的东西,自然是有道理的,你相信这一点就行啦。《红楼梦》是最好的书之一,以后有机会还是最好读一读,不过,你千万别相信那些关于《红楼梦》的介绍,什么讲宝黛爱情之类的,关于这本书的介绍很多都是胡说八道,你看任何书都不要先去看评论介绍什么的,即使看了也不要受影响,姑且听之,重要的是自己去读。陶宝贝听了没再说什么。

        初中后期的时候,我好像开始有自我塑造的意识了,我开始看一些名人传记,我记得看了居里夫人传之后,我很激动,决心也要做个女科学家----可是做什么好呢?我觉得做个天文学家很不错。我那时候不知怎的对星空很感兴趣,看了不少这些方面的小书,知道什么白矮星,超新星,星云,黑洞.....诸如此类的事情,我甚至把书上的星图描下来,夏天的夜晚一个人跑到大操场上对着头顶的星空认那些星座。我一共认识两三个星座,北斗七星,W星座(也叫室女座),根据这两个星座你一年四季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北极星,对了北极星从亮度而言只是一颗二等星,一点也不起眼。我的女科学家理想没持续多久,但我对星空的兴趣还是一直保留的,我觉得那大概是种对神秘不可知事物的持久的兴趣。那个时期,我对自己的塑造还包括看介绍各类伟大艺术品的书,什么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绘画作品之类,从中知道了那些有名的人物和他们最有名的作品,什么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波提切利,安格尔......诸如此类;我还看了一系列什么世界著名雕塑,著名建筑等等的介绍,就这样,我的脑海里对这些东西有了一些先入为主的、人云亦云的知识;我因为一直很喜欢听电台里的古典音乐,后来就也开始找介绍这方面的书来看,当然啦,都是些名人轶事性质的介绍,附带着知道些皮毛知识。但在音乐方面,我从未想从所谓“专业”的角度去了解,而且,任何“专业”的评价都从未左右我的喜好,顶多我知道对某些作曲家某些作品有这样那样的评价或而已。音乐是如此直接,我凭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心去听就足够了。

      除了有一个学期寄宿以外,我一直住在小姨家。我的姨夫是被耽误的一代,就像我的二舅三舅和小舅一样,在该读书的时候被弄到遥远的边疆或者乡下去了。但是我姨夫有一颗要好的心,他那时候还是想读读书的,他的书架上也有一些书,其中就有《傲慢与偏见》、《欧也尼葛朗台》、《贝姨》、《邦斯舅舅》、还有左拉的《小酒馆》,以及妥斯托耶夫斯基的《白痴》等等,都是名著。那些书我都翻过,但只有《傲慢与偏见》和《欧也尼葛朗台》是我仔细读完的,前者还读过很多遍,因为喜欢里面的情节,在读过《欧也尼葛朗台》之后好多年,我结婚以后,我才开始真正阅读巴尔扎克其他的书。我太喜欢奥斯丁了,就到学校图书馆去找,只找到《劝导》和《诺桑决寺》,可我没翻两下就放下了,都不喜欢,后来偶然的一个机会我看到《曼斯菲尔德庄园》,看了看,也进不去,就放下了。05年我去英国的时候,我对奥斯丁的作品真正熟悉的也就是《傲慢与偏见》和《理智与情感》。在英国,我到陶宝贝学校的图书馆去做义工,我后来和负责图书馆的科比太太成了朋友,我和她聊天,说到自己很喜欢奥斯丁,她也很喜欢,然后她告诉我,对奥斯丁几部作品的喜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所变化,当然,做姑娘的时候,你很容易最喜欢《傲慢与偏见》,这是毫无疑问的。如今,以我自己的经历来看,确实如此。她的所有作品都好,但有些好是你到了一定时候才体会得出的,这些作品本身也反映了奥斯丁自己的成长以及对人生的体察与认识。如今,当我读《理智与情感》、《爱玛》和《曼斯菲尔德庄园〉的时候,我常常会揣摩,到底是什么样的可能的经历与观察,使得她这样写?奥斯丁实在是一个太吸引我的人,但我并不热衷于读她的传记,我更热衷于读她的作品和书信,从中去发现她,并且验证某些我的感觉,这对我是一件很能自得其乐的事情。

    说起来,整个中学阶段,我读过的算得上“名著”的小说,也就《傲慢与偏见》和《欧也尼葛朗台》,高中的时候我也曾经下决心要多读名著,也去借过《安娜卡列尼娜》什么的,都读不下去,我硬着头皮读了《复活》,实在也没什么感触,这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强迫自己去读任何不能吸引我的书了。我三十岁以后真正仔细读了《安娜卡列尼娜》,那确实是一部好书。但我认为,很多的名著小说实际上不适合青少年时代读,它们太丰富深邃,还谈不上有什么人生经验的小孩读那些,其实消化不了,反而容易受片面地、平面化的影响---- 名著又那么有影响力,那对一个人的实际成长是有害的。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太多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时候脑子里就有一堆关于爱情的认识,压根没实际恋爱过就对恋爱该是什么样子有很明确的概念,这真是很荒唐的。幸亏我天赋好,一贯“KEEP AN OPEN MIND" ,对那些感伤的、歇斯底里倾向的浪漫文学作品本能地有所抵制,对人生的重大问题一般只以自己的感觉为准,所以没怎么受那些“毒草”的影响----如今在我看来,所有那些感伤的、浪漫派的文学基本上都可划在“毒草”的行列,不读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