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关于读书的事情(四)  

2011-03-17 16:27:51|  分类: 有所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中学的那几年,妈妈不定期的会在给我的信里夹点零用钱,起先是两块、五块的,后来是十块。起先我基本上都拿来买糖吃了----- 姨妈家和学校就隔一条街,我每天晚饭后都去学校上夜自习,去之前有时候就绕道小区的小卖部,买点儿喜欢吃的花生糖、话梅之类的,揣在口袋里,感觉很富足的样子。那时候一毛钱可以买一小袋话梅肉,两毛钱可以买好几块花生糖。我猜陶宝贝肯定也会干这事儿-----他才上学不久就知道学校周边有哪些便利店,中午他们又有空闲时间,假如他不是时不常儿地去买点自己喜欢的饮料零食什么的,那他可实在乖得令人失望了---- 我儿子应该不会那么呆。不过我觉得还是不打听这些的好。有什么可好奇的呢?我自己小的时候是那样过来的,我儿子当然也该有他自己的不受干扰的小领地,而且他条件比我那时候好多了,当然,受到的监管也比我那时候多。我那会儿基本上自己管自己,学期末只要报一声考试成绩就可以了,所有的大人们都认为我不必他们操心。

          后来,等到高中的时候,一来没小时候那么馋了,二来精神食粮的需求渐增,我的有限的零花钱显得越来越宝贵。我记得我花了某段时间几乎所有的积蓄买了两盒古典音乐磁带时的情景,一盒贝多芬的第六《田园》交响曲,一盒德沃夏克的第九《新世界》交响曲。高三的时候,我固定开始买《读者文摘》杂志。我对这本杂志的喜爱一直延续到差不多大学二年级。我记得那时候这本杂志好像要两块多钱,这对我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每次买回来,我是多么宝贝它啊,弄脏弄皱一点都不行,最傻的一次,因为手里那本被撕破了一点,我狠狠心还是又去买了一本。但我从来不主动问大人要钱,不管以什么理由。到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已经舍得把它们送给我的表弟了,那时候,我不再被那里面的文章感动了。但我现在依然认为,对一个中学生来说,那是一本非常好的读物,它对我精神上的影响绝对是正面的,它引导我发现和认识了一些真、善、美。现在看来,它的某些文章也许有一点点矫情,但那些情感永远是清澈的。有些人的生命历程一开始象一条清且浅的小溪,后来变成比较开阔但浑浊的江流,最后浪沙淘尽,归于大海,这当然是最好的;但有太多的人,本来挺清浅的,一路下去,什么都吸取,水越变越浑,又缺乏自净功能---- 大概就因为什么都吸取,却什么也不能沉淀,最后变成个烂泥潭,说深不深,说浅也看不见底,相比起来,一直保持清浅未必就是坏事。我从未轻视过《读者》这本杂志,虽然我好多年再也没再去看过。也许有一天我会推荐给陶宝贝呢。高中时代,好像读过不少文学杂志,但现在都记不得了,而且也久已不看那些了。那时候我的语文老师很喜欢我,因为我语文考试成绩总是很好,作文写得不错。有一次我的一篇作文他非常欣赏,拿到年级组办公室油印了好多,发给各个班级看。但我不喜欢写作文,对自己的作文受到赞赏也不感到得意,因为我写作文很少真情实感,那篇获得如此赞赏的作文也是,不过是模仿我看过的某些文章的调调。所以我很理解陶宝贝为什么不喜欢把作文给我看,因为那就像当面说谎演戏。但我们有周记,语文老师要求我们每周写一篇,题目不限,形式不限,在那里面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写,写一些那时候的所思所想。我的语文老师经常在我的周记下面写些评语,在某些词句下面划上圈圈,表示欣赏和鼓励,有一次甚至写道,他觉得我很有作家的气质,但不敢鼓励我去走这条路,因为这条路可能会很不好走......我自己压根也没想过要当作家,我根本没渴望过以后要做什么,我那时候只知道我得上大学,然后就实现了妈妈的愿望,永远离开新疆了。我的语文老师是个一只眼睛几乎失明、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老先生,有时候他很严厉,但因为感到他对我的欣赏和宽容,有时候我上语文课也看课外书,并不害怕被抓住。

       我大学时代的读书生涯实在可怜,那整个时期是我打心底里想忘掉的,我差不多成功了。头两年我们被安置在荒凉的乡下,校园周围都是农田,最近的公车站在校门外八百米。照我现在的趣味和眼光,那当然算得上世外桃源了。可那会儿心境完全不同,头顶上永远悬着剑,简直了无生趣。高等数学、大学物理、计算机语言、电路学、机械制图、统筹学、理论力学、弹性力学、汽车拖拉机制造工艺.......天呐,这些是我挥之不去的梦魇。我曾经和我们年轻的、颇能同情我们的班主任谈过,我恳求能让我转学,转到任何一所哪怕地方性的大学,只要能不学那些东西。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进大学还不满一个学期,我的心情就很绝望,怎么可能轻松快乐起来?!我们的借书证,我大概只用过一两次,大学后两年,转到市区的校区,可以用本部那赫赫有名的图书馆了,我还是几乎没进去过----我对那所图书馆唯一有点模糊印象的就是门厅,毕业的时候好像是去办手续退还借书证。整个大学期间我读过几本书?我记得我自己买过两本二手书,《三寸金莲》和《远方有个女儿国》,这两本书我读过好几遍。冯骥才写《三寸金莲》的调调,我一度觉得很吸引人,但那里面有种让我感觉暧昧不清的趣味,我后来又读了一点他的东西,就对他失去兴趣了,觉得实在也没什么好。现在想来,很多刚看的时候感觉很吸引的调调,究其原因,就是自己还看得少,知道的少。大学头两年,我还读过一些席慕容的诗,有些因为符合我那时候的失恋情绪,还仔仔细细抄下来,在心里默默地背,那时候还躺在床上一遍一遍地听王杰的《忘不了》。现在想想真够矫情的----- 其实哪有那么爱,却动不动就用上“一生”、“永远”这些大词,总还是因为根本不懂得“一生”、“永远”真正的意味。人年轻的时候,真是很容易夸大一切,尤其是痛苦,年少故多愁,一点不错。大学后期,我读到毛姆的《刀锋》,很震撼,震撼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以前一直是单一概念的一些事情,在毛姆这里全然是另一回事-----拉里可以一直爱着伊沙贝拉但却并不那么执著地要占有她, 而且这么好这么高尚的一个人,也可以在旅途中随便和别的女人睡觉,而且自然而然;伊沙贝拉始终爱着拉里,但她对自己的婚姻生活也颇为满意;拉里娶苏菲,用毛姆的话说,是出于崇高的自我牺牲----- 爱情也战胜不了的自我牺牲。所有这些,对那时候的我来说,都是“new idea“。 但《人性的枷锁》我就读不下去;除了这些,我应该还读过些别的书,但我记不得了。总的来说,那时候我的心思不在读书上面,我处在我人生第一个晦暗不明的隧道中,浑浑噩噩地行走期间,不知道自己会到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