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一天  

2012-08-02 08:16:27|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个美好的早晨。阳光明媚,蓝天白云,鸟鸣啾啾,叶绿花红。现在还不到八点,我们 ----- 我、石衣和珈珈已经吃好早饭,并且我已经带着珈珈在外面转了一大圈了。早上不到六点我们就起床了,姨妈先抱着珈珈在院子里走走看看,陪她玩,我则手脚麻利地准备早餐 ----- 烧上开水,用牛奶鸡蛋调好玉米饼糊,热平底锅的同时打好奶油,煎玉米饼的同时水开了,泡好一壶滚热的红茶。在我们坐下用早餐之前,也给珈珈调一小碗她的米糊。然后我们各自坐好。我和姨妈吃我们的,时不时给她喂一勺。起来之前她已经吃过奶了,这会儿的吃主要是“参与”一下,重在形式。她照例对我们吃的喝的很感兴趣,于是给她一点我的饼,她小心翼翼地咬下一点,然后心满意足地笑咪咪嚼着;看见姨妈倒茶,小手又指着表示也想尝试一下,我们只好对她摇头说:这个不行.......她做个苦脸,也不甚坚持,满足于再给她点儿饼。我一边就和她叨叨:你现在只能看着我们喝茶,以后大一点就可以和我们一块儿喝啦,等以后我们老了,你就帮我们准备茶点喽......想象一下我二十岁的女儿为六十岁的妈妈和姨妈倒茶,一边会和我们聊点什么呢?也许我们会说:珈珈你肯定不记得了,你还吃奶的时候,就经常看着我们喝茶了,那会儿你可是个小馋丫头......不过我们一定还会聊些很有意思的话题的 ----- 我要把我女儿培养成一个有头脑有知识懂幽默的大气女孩,她姨妈和她妈妈都是有知识不狭隘的老太太,我们一起聊天会很愉快的。

一天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待续

         八点四十。刚才珈珈吃了奶,睡着了。昨天晚上有客人来家小坐,我陪着说话,所以她比平时晚睡了会儿,九点多才睡着,今早又那么早起,这会儿补一小觉很正常。她吃奶的时候,石衣同学忽然感慨说:南唐李煜也真是......一辈子糊里糊涂..... 我接口说:......开玩笑,那可是神仙一流人物。真的,就人的一生来说,他可着实不亏。问石衣怎么突然感慨起他来,说是刚才正好看到他的《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呵呵,这写的多么沉痛,多么真实!此人虽然做皇帝很失败,但却是艺术家们的知音。《红楼梦》里警幻评贾宝玉:......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宝玉和李后主异曲同工。警幻的话可谓把现如今种种对《红楼梦》的解读也预料到了。从来如此。

一天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待续

 

     石衣同学陪伴我们娘俩好几天了,今天下午该回自己家了。中午吃什么?既然小蝶做的切面(我管叫面鱼)人人爱吃,那就再吃一顿告别吧。昨晚石衣还专门观摩了一下小蝶怎么做卤,今天表示周末回家要亲自做一回。 实话说,虽然近水楼台,但我也没有实际操作过,想到以后不免也得自己做做,我决定中午这顿由我来和面并切,卤是现成的昨天剩的。聪明的人儿做什么都不难----- 就像我第一次和饺子面,一次成功,当然是在小蝶指导下。今天这个面和得很硬----切面就得硬,才有嚼劲;不足的是切得厚薄不均匀,太厚的不容易煮熟。下次得来全套的,打卤切面到上桌。我得把这套学好了,以后带到英国去。因为看错时间,我提早了一个小时就去和面,让石衣同学误以为我太缺乏自信。和面揉面的时候,我们和小蝶带着珈珈在厨房闲聊,从小蝶家乡的巧媳妇标准说到小时候石衣总觉得谁谁家的饭菜特别好吃,又谈到马尔克斯就是从小和家里的女性在厨房院子里,听她们说话看她们做事和她们相处,所以他也是个女性崇拜主义者...... 能把简单的饭菜做得非常可口,又乐意做,绝对是极其优秀的品质啊。我要让我的一双儿女也深切认同这种优秀品质,学会这一技能,因为这会直接影响生活的品质和家庭气氛。我当然要身体力行喽,这么学着做着,有一天,就会有我的孙儿孙女念叨:好想吃奶奶(外婆)做的.......啊,我真是天生的家庭妇女呀!

        珈珈早上那一觉睡到十点才醒,这会儿两点了,又该带她睡午觉了。对了,我得给英国那父子俩打个电话,看有什么情况没有 ----- 陶爸居然把手机丢了。好在还有三天他们就回来了。

                                                                                                                                                                      待续

        石衣同学回家路上还帮我做了采购补给,接下来三天我不用出门家里也能丰衣足食。午睡起来四点,带着珈珈玩,混时间。让小蝶老公把孩子带过来玩,我们一起喝了下午茶。我订的书本该前天到的,结果今天上午查还是老样子,什么“因为天气原因可能延迟”,今天可是大晴天呐。联系了亚马逊的在线客服,我说如果今天不到那就一定退货。他们保证今天一定送到。下午果然送到了,然后还追了电话了解情况。嗯,有竞争的市场对消费者当然有利,本着帮助他们进步的原则我提了该提的意见---- 我的另一张订单,同样发到上海的,昨天已经拿到书了,可我的明天还不知道能否拿到。刚才发现这次的两本其中一本装订太差了,没翻几页就有脱落的,这个不能姑息,那是要换的。吃好晚饭收拾完,小蝶换我带珈珈,我坐下来继续我的日志,就写了这么一段,她要找我了,看着我没马上起来抱她,居然眼泪汪汪的,小可怜儿。一看八点了,可不是该弄她洗澡睡觉了。赶快上楼......

                                                                                                                                                                      待续

       奶娃儿睡着。明天有一家朋友要到,他们回美国前要在家里住三晚。可直到刚才还没给我消息---- 到底他们是坐火车还是飞机来北京。又打一次电话,总算接通了。经过陶爸这样凡事讲究提前计划、喜欢“无缝衔接”的人历练,我还真不习惯这样“淡定”的风格了---- 这可是陶爸的好友,纳闷吧?我现在不了,这才叫能量守恒呢。打通电话还不算搞定,这两天的行程安排还都是悬案 ---- 我坚定地说:.....你得定,你不要看我,我没有问题,你定了我就好安排车。你想哪天进城见你的朋友,你想哪天去长城,你和你朋友约定就可以,我按照你的行程安排车。好了,这位管我叫二姐的兄弟又继续去打电话联络了,说有变化再告诉我。ok,我反正以不变应万变。

     我的一天这就差不多了,接下来该洗洗睡了。睡前可以翻翻我买的书 ---- 一本王为念的《念叨念叨》(就是我要换的),一本《陶渊明集笺注》简体横排本,可惜还是有硬皮封面。晚安,来我客厅的同学们。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