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偶然还是必然  

2013-01-13 00:13:46|  分类: 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段时间每周三都和朋友见面聊天,每次都聊得兴致勃勃,互相谈心得体会,感到很愉快。我接触传统文化论坛应该也是得于这个机缘。不过其实早两三年前她自己刚接触不久的时候,就给过我这个论坛的碟,而我那时候其实不怎么感兴趣的,出于礼貌接受下来,也并没有去看。我那时候想:传统文化嘛,我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弟子规》什么的,那不是给小孩子学、小孩子背的么,我有什么必要去读那个呢?后来我把那些碟带回我爸妈那儿,觉得他们也许会感兴趣,但其实他们不感兴趣 ---- 呵呵,真心觉得自己该经常受受教育的人,着实不多;真心觉得别人都该受受教育的人,真多,我也是其中之一。我现在还是觉得人应该经常受受教育,大家都是,但最需要受教育的肯定是我自己。别人如果不愿意受教育,我也不着急了,因为我真切地感到:愿意受教育,得到真实利益的首先是自己。我的这个朋友,学了传统文化后,前两年去到各地的论坛讲自己的经历。以前我和她不是很熟,原先她是石衣同学的朋友,因为这个原因慢慢开始接触的。现在每周三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用传统文化的眼光来观察和回顾一下自己的经历,比照一下,觉得挺有意思的。

         在个人工作经历上,我和杨芳有很鲜明的一些比照。她说她大学毕业的时候所有老师同学都认为都祝愿她成为“女强人”,她自己也觉得势在必得;我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同学来找我在纪念册上留言,其中有个项目是“你的理想生活”,我就都写了四个字:无所事事;她从工作开始就一直处心积虑,处处为自己规划;我呢,什么规划也没有。本来已经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了,他妈妈安排我毕业以后留校的。后来想想觉得不行,不能嫁给自己不爱的人。于是我还是提分手了,毕业留校的事情也就不存在了,但我想着好歹总会把我分配个地方去的;她结了婚以后时时不忘“培养”先生,除了规划自己的事业还要规划老公的事业;我呢,我结了婚以后有不到两年时间是和先生一起做投资(最初还是我教他怎么看盘的呢),后来很快彻底退出,再不过问。我们在这几点上如此不同,那么结果呢?她费了不少心,一步一步把自己“规划”到中央电视台,做了记者,这期间的辛苦和努力在她的讲述中都有;我呢,临毕业前我在学校的学生沙龙打工,经理是我上两届同一专业的留校当老师的学长。有一次闲聊,他问我工作有着落没有,我说没有,等分配吧。他就问我想不想去万国证券公司---- 93年的时候,万国证券刚开始火起来。我说我专业好像也不对口,怎么可能去呢?我这位学长说这不是问题,xx 也是我们一个专业的,比他高两届,和他是哥们,现在做万国证券基金部经理呢,他们好像正在招大学生。我说要能去那敢情好。就这么着,我稀里糊涂就进了后来炙手可热的证券公司---- 连递交的简历都是用我这位学长的,因为我没准备简历,我们正好一个专业,他就用他的改头换面一下,帮我递给我后来的部门经理了。我的学长为什么帮我这个忙?因为我打工的时候很勤快的,从来不挑剔,给我排什么班我就上什么班,洗杯子什么的,即使是冬天也从来不偷懒。偶尔有什么情况需要加班,只要叫我我就去,发工资的时候给多少就多少,从没有怨言 ---- 我从来不和共事的人斤斤计较利益,这一点一直到工作以后还是如此,所以我从来没感觉到什么江湖险恶之类的 ---- 我觉得大家对我都挺好的啊,真的。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我到了公司实习,先是实习生,不发工资,但是因为行情好效益高,发奖金的时候经理说也发给我250元生活补助,我好高兴;第二个月发给我500元补助,我好好高兴啊;第三个月发给我800元,我好好好高兴啊---- 我那时候给还在新疆的石衣同学写信说:照此看来,我很有可能在毕业后两年之内月收入达到两千。Jian是我在部门的“前辈”,比我早两年进公司,我们成了闺中密友后,她有次戏谑道:你那时候拿到几百块补助就乐得屁颠屁颠的,你知道那时候我们奖金都拿到好几千了。呵呵,我那时候从来没冒过要打听打听别人都拿多少钱的念头 ---- 在我工作期间也好,以后也好,我对别人的收入从没有好奇心,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而我对我的收入一直都感到非常满意 ---- 没道理不满意啊。实习的时候,我和上学时候比 ---- 那时候爸爸妈妈一个月给我100元生活费,学校发23元补助,我打工平均每月能挣八九十元最多了,经理一下子就发给我250元,没道理不高兴啊,更别说后面了。我的一个女友,大学刚毕业到一家公司上班,月薪1500,结果上了没多长时间班,知道经理每个月工资六千多,她立马心里不平衡了---- 一样是比,看怎么比法了,万法由心生啊。我不是对石衣说估计毕业两年内月收入能达到两千么?结果正式工作第一个月工资奖金加起来就超过了。那时候工资760元,月初发;奖金月中发。我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立马给爸妈电汇800元,附言道:爸爸妈妈,这是女儿第一个月的工资,寄给你们。呵呵,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富哟 ----- 如果知足为富,那么在经济上,我从很早的时候起就一直是“富”人了。后来结婚要到北京,本来我自己要求到北京营业部做柜台工作的,结果也是因为人缘儿不错,就派我做交易部常驻北京的员工了。在北京的时候起先很空闲,后来同在北京比我资深的一同事负责国债期货的交易,他建议我跟他一起去看盘,我就去了。看着看着,我就真感兴趣了---- 我有个优点,真感兴趣的东西,我就会想多了解下,把来龙去脉搞清楚。我花了不少时间去学习,把国债期货那些个品种真的弄得很清楚了---- 一个人认真想学习什么,一定会有助力的。我们部门开户的那家经纪公司,那个部门的负责人是非常专业的,正好是陶爸的研究生同学,他对国债期货很有研究,非常清楚,我就虚心听讲,不懂就问,还根据他的指点去找资料自己学习。后来我越学越觉得兴奋,整天回去也谈国债期货。陶爸那段时间辞去工职赋闲在家,他是学金融的,虽然没做过股票和期货,但是国债人家懂的,我说的眉飞色舞,听者渐渐有心,后来一讲清楚原理,自然马上觉得可行,于是就“下水”了。和杨芳不同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要做我们家的“舵手”。在一起做投资的短短两年里,我很快意识到这条路行不通。在一次比较严重的分歧不快之后,我问自己:我到底在乎什么?我在乎赚钱亏钱么?不是,真的不是,我在乎的是决策的对错,我心里说。我又问自己:决策对错结果是什么呢?---- 做对了,挣钱多;做错了,挣钱少甚至亏钱。那好了,既然我对决策导致的结果都不在乎,我干嘛要为了决策对错和他相争,弄得不快?我对了他错了,又如何?下次我还一定对么?在市场中的人,有谁敢说自己总是对的?这么一想,我彻底想通了, 从此以后,主动退出,盈亏再不过问,乐得省心。家里的“大事”,什么买车买房,统统由他 ----- 不买也无所谓,买了也挺好。反正我想:大不了再出去工作好了,也不会差到哪里,难道会饿死?事实证明人家做得很好啊,我做未必有这么好,这是真心话。

        和杨芳聊这些的时候,她感慨说,我那么快就明白并且退得那么干净彻底,这一点难得;她是到现在才明白,如果一开始她就不去一心“帮助”她老公“进步”,让他按照他自己的路子去做,很可能也会做得很好呢 ----- 至少也不会比现在差,她多半是越帮越忙了。但是,我俩都笑起来----- 那时候要让她这样一个人放手一点也不过问,怎么可能!我可以是因为我真的不在乎;她不可以是因为她真的在乎。如今我们都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著 ---- 没有这个有那个,我当然也有我所“执”的东西,而但凡有执就必定会有“求不得”苦,这个是一样的。我和杨芳性格如此不同,人生追求曾经如此不同,如今也算殊途同归吧。

        我越来越相信:生命中没有偶然。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