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琴的客厅

来坐一会儿

 
 
 

日志

 
 

周末  

2013-11-17 07:08:21|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星期从周二开始连着好天,我恭维陶爸:“真是福人呐,你一走就开始下雨,回来的前一天,就开始好天,我们都托您的福了。”昨天上午天气好得不得了,陶爸把车洗了,把院子里的落叶扫了 ----- 我也参加了,干得满身是汗。这次回来,他换了个手机,挺先进的三星,可是不太会用。昨天陶放学后先教他怎么发短信之类的基本使用。晚上我把注册好的微信号给他登录上,并且通知了他的几个好朋友他也有微信了---- 发短信倒也没什么,可是从英国这儿发一条短信给在国内的他,好像要花一镑,连他自己也觉得实在是不值当的了。今天早上,几个朋友都加了他,做早饭的时候,外面阳光普照,我听得陶爸对某个朋友说:今儿天气奇好,我们准备到乡下去转转......

           陶爸回来我们就有司机了。我很乐意去乡下转转,我觉得英国的乡村是最美的,随便到哪里转转都很有趣。号称英格兰最美的乡村的科茨沃德(cotswold) 地区就在牛津附近,我们去过几次。今天我们准备去一个叫bibury的村子,出发前让陶宝贝查好路线----- 陶爸虽然很愿意开车动动,但还是有点紧张,陶宝贝得坐在副座上负责指路。我们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变得很阴了,但是我们都没有退缩的意向 ---- 后来今天一直都是阴天,偶尔还飘一点牛毛小雨。珈珈从出生以后,坐车一直不多。她不喜欢坐车,她对车里的皮革气味以及汽油味儿很敏感,曾经吐过几次,她把不好的气味统统称之为“辣”。今天一上车,她就警惕地问:妈妈这是什么味道?我说我没闻到什么味道呀,她说:我闻到辣的味道。这丫头颇唯心,其实车里真没什么味道----她老爸不买新车的原因之一也是这。还好,三四十分钟的路程,吃点儿果丹皮什么的,再许诺找找窗外的牛羊之类,等到她开始不耐烦,我们也到了。我们先到了一个叫Burford的镇子,这个地方算是进cotswold的门户,镇上一条主街坡度相当陡,站在街上可以看见远方低处起伏的原野和树林。一路过来,除了柏油路面,几乎看不到任何裸露的土地,任何时候举起相机都可以拍一张如同康斯泰布尔的风景画似的照片。Burford是个挺热闹的镇子,游客也不少,主街上各种商店林立,旅馆有好几家。我们停好车,推着珈珈在街上转悠,不一会她就睡着了。在一家小画廊的窗外我们看见几幅色彩明亮的画儿,颇吸引人,就推门进去看看。那里正有个展览,是一位名叫“James Harrigan”的画家的画,看看说明,这位画家还是颇有点名气的。我挺喜欢他的画儿的,喜欢那明亮丰富的色彩,美丽的风景,看着叫人心里舒服。走了一会儿,陶爸觉得该找个地方吃午饭,喝点热的,他穿得不够暖和,阴沉沉饱含湿气的天让人感觉更阴冷。我们后来走进一家叫做“The Bull” 的旅馆的餐厅,中午正餐厅不开放,但是临街的小餐厅布置得很舒适温暖,而且光线也不错,角落里还有个原始的大壁炉,里面燃着一堆火。坐定下来,外面的阴冷就与我们不相干了,等到和蔼的老板用托盘捧来热热的咖啡以及牛奶,配着香甜的饼干,感觉就更好了。陶宝贝点了牛肉汉堡,我尝了本地的鳟鱼,陶爸比较保守,点了蘑菇米饭,上来就后悔---- 鬼子的米饭在我们吃来总觉得夹生。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陶爸在外面吃饭点菜的时候老有点拿捏不准---- 不喜欢老调又不愿太冒险又希望好吃,三者难以得兼,因此他如果吃上顿比较满意的,往往就有幸运感;陶宝贝是根据自己饿的程度以及当时想吃什么来点东西,尝新开拓不在他考虑之内,吃汉堡他也丝毫不觉得“亏”了,当然,点甜点的时候他偶尔倒也乐意尝个新冒点儿险;我是非常“随遇”的,到哪里就吃哪里的本地东西,拿不准的时候就交给侍者推荐,一般总是挺满意的---- 横竖不过一顿饭而已。珈珈在车里睡得香甜,直到我们快吃完,她才自然醒,然后高高兴兴把我盘子里的薯条吃光。吃午饭的时候陶爸说,要是早上他不对朋友嚷嚷“天气奇好”,也许后来就不会变那么阴了,嘿嘿,我们都挺唯心的。

          下午两点多,我们离开burford, 去了bibury village。这个小村子据说挺有名的,但我没想到那么有名----居然是旅行团的目的地之一。我们看到排着整齐的队伍的日本旅游团。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搜索一下,看看关于它的说道。我只想说:那的确是个很好的地方。即使是这样的阴天,在这样的季节,它依然很美。如果是一个明媚的五月天,来这里的人一定会欢欣满怀、赞叹不绝的。以前我看到过英国画家罗塞蒂的一幅画,画的是《哈姆雷特》中溺水而亡的奥菲利亚。当时我觉得那幅画的色彩有点夸张,如今看到bibury的清溪,看到那在水中摇曳的水草,联想起那幅画,我觉得很好理解了---- 罗塞蒂一定是让他的模特躺在夏日的某条清溪里面的。

        

周末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周末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周末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周末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周末 - 书琴 - 书琴的客厅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